亚太经济网
全站搜索
您是否愿意签约家庭医生?
浏览数:10 

  广州市正在推进“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分级诊疗工作。

  目前,广州市医改工作正向纵深整体推进,市民医疗健康需求不断提高,对进一步推进广州市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也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2009年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实施新一轮医改以来,广州市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医改工作,主要领导亲自部署,分管领导具体负责,市有关部门和各区协调落实,紧紧围绕把基本医疗卫生制度作为公共产品向全市居民提供的核心理念,坚持“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的基本原则,先后制定实施《中共广州市委 广州市人民政府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实施意见(2009-2020)》、《广州市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近期重点实施方案(2009-2011)》以及《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基层医疗卫生工作的意见》等一系列政策文件,全面开展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建设、健全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促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等多项改革,同步实施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综合改革。

  由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和广州市广播电视台联合主办的大型政论性电视公开论坛——《羊城论坛》 “推进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大家谈”,于日前在广州市人大常委会机关东楼一楼大堂举行。

  你对分级诊疗的认识有多少?

  一位来自黄浦区的市民说:我们签约了家庭医生,家有中风病人,家庭医生对病人和病人的家人有健康管理。

  一位社区医院的医务人员说:我们是为服务对象做体检的,我们先做体检再按服务对象的病情进行转诊去大医院,我们与大医院建立了医疗体系,行绿色通道,转去大医院的病人反馈的满意度都很好。

  你有病去社区医院还是大医院?

  广州市社情民意研究中心的代表表示:我脖子起了个红块,去社区医院看不好,还是要跑大医院。有一次喉咙发炎,在社区医院接受了一个星期的治疗,没好,最后还是要跑大医院。分诊制并没有减少我们跑大医院的次数,在2015年,广州市社情民意研究中心做了一个社区医院的专项民意调查,当时数据显示有80%的受访市民认为,区医院是能够解决看小病的需要的,对医生服务水平满意度也比较高,但对药品的种类、检查设备的满意度比较低,只有20%,药品种类、设备不完善,这样的落差,促使许多市民还是跑到大医院才能够解决大医院看病的需求。

  时事评论员一鸣表示:社区医院有些慢性病的药是不齐的,有的慢性病一定要去大医院才能开到需要的药品。社区医院的人才及人才水平是有问题的,1万人中只有3个全科医生,社区医院缺全科医生是会对医院的水平有影响的,编制不够但编制都不满,目前许多医生不愿意去社区医院,首先是收入不高,其次对他的发展有影响。

  资深媒体撰稿人刘小钢说:社区医院是基层诊疗机构,他的主要作用应该是防病、护理及对疾病初期的判断。我认为应该给他一个明确的定位。目前社区医院大病转诊有效期太短。

  广州市卫计委的公作人员表示:目前,广州全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有154家,社区卫生服务站有188个,全市有34个镇卫生院,基本上能满足15分钟的城市服务圈,农村可满足30分钟的服务圈。广州全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科医生有4059名,是达到服务常住人口的标准,这与社区的工作量还是不相匹配的。目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功能定位越来越多,包括目前推行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这项工作要不断推开对于我们是很大的挑战。

  广州市人大代表栾玉明表示:有明白我们社区医院是干什么的,社区医院是最基层的医疗机构,他的功能定位有三个方面:一是基本医疗;二是公共服务;三是进行个性化的健康管理工作,即目前的“家庭医生签约”。不同的老百姓对社区医院的认同的医疗体系,他的定位已经决定了他与大的三甲医院的区别。我们现在进行医改政策,包括医联体的建设、医共体的建设、“家庭医生签约”,形成了一种亲密的关系之后,老百姓觉得我有自己的医生,我有以后转诊的渠道,我有一个依赖,一个健康指引的管理者,感觉很欣慰。随着社区服务机构整体环境的改善,包括药物的扩大,包括一些惠民政策的出台,对我们社区医院的认同度会越来越高,同时对专科医生的“5+3”规范的培训,医生方方面面能力的提高,以后社区医院作为最基层的医疗机构服务没有问题。

  广州医科大学王家骥说:我是从事全科医生教育和社区医生培训工作的。居民、社区医务工作者及领导三方谈到,对于社区医疗服务的意见有很大的差别。有的接受过家庭社区医生服务的老百姓给社区医疗服务打了90分——99分,有的没有得到服务的感觉打分就不是太高,那么问题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呢?我认为,政府如何落实“家庭医生签约”,让每一位居民用自己的信任感签约家庭医生。目前人力资源配备有比较大的差距,我们每个老百姓都希望有一个高级的家庭医生帮我服务,但家庭医生的培养也有一个过程,他不是一天就能产生的。培养上,高校对学生加强理论寄技能的培训,一方面医生实践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他需要在基层不断地提高,希望我们能相信我们的基层医生,让基层医生更多地为大家服务,大病能上转到上级大医院,当上转到上级大医院的时候,如果发现基层医生判断与大医院不符,那么知道这是错的,下一次就要改变这个问题,这也需要老百姓对医生的信任,孩子成长也要摔跤,这需要一个过程。第二方面,大家反映比较满意的都是广州市优秀的社区医疗服务中心,这些中心确实是当地政府给了他们很多的支持,这就是说,政府如何让基层医生有一个发展的空间。我从1997年开始搞全科培训,我们培养的基层情况医生从当时的几千人到现在的2万多人,有一半多没有在基层,基层留不住人才,因为基层医生的待遇不够高,另外基层医生的压力很重,广州市每万人才配备8个基层医生,每个基层医生服务2千居民,而且广州市很多外来人口都没有算入其中。要服务要有人,医生也需要休息、充电,现在大部分的时间去工作,他没有时间去充电。基层医疗机构的设备、场地不是靠老百姓的钱去买设备、买场地,我们政府要想到强基层,基层不强老百姓的医疗服务是不可能得到保障的,你相信医生,医生一定会全心全意地为你服务,所以一定要三方联动。“健康靠自己”,希望市、区的健康教育所有负起责任把这些网络宣传不健康的及时向有关部门举报。另外,全科医生也不是万能的,基层医生也不是包治百病的,如何引导老百姓正确就医观,正确地提高自己的保健意识,保健的能力,做到小病的处理,大病正确地及时地转诊,做好差异化的、有需求的服务。社区医疗机构的定位是防治结合,健康管理。结合诊疗,提高大家的自我保健意识。

  时事评论员一鸣问:广州市的基层医疗机构的全科医生缺口有多大?广州的卫计部门有没有计划解决这个问题?

  广州市卫计委科教部门的代表表示:对全科医生的概念要明晰,全科医生不是基层医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生,与专科医生没有区别,人们把全科医生误认为是基层医生是不对的。我们目前按照广东省机构管理的要求,像这种公益一类的事业单位,有编制的,是每万常住人口8个医务人员,其中全科医生3个,这个标准是要到2020年要达到3个,这是达到省的要求。目前广州市的情况是全市有4509名全科医生,按照这个标准是每万常住人口,我们有3.21名全科医生。在这全科医生的结构中,比较有问题的是:一是在全科医生中有很大一批是原来的专科医生,经过临时的岗位培训转岗培训,成为了全科医生。二是经过3年正规的脱产的全科医生培训的全科医生,这在目前社区有300人左右。对全科医生的培养,广州市是从2009年开始,从2009年到2011年,全市开始了大规模的岗位培训,原来的区级医院跟卫生院的医生全部进行全科医学的岗位培训,培训了1万多人,但这1万多人最后进入了综合医院,真正留在社区医院的不多。2011年之后,2011年——2013年先后进行了转岗培训,经过基层医生体制改革,以前的街道卫生院脱胎换骨成为社区医疗服务中心之后,对那批在岗的医生进行了脱产一年的转岗培训,培训了大概2000人左右。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批人已经有退休、脱岗、转岗,真正还留在社区的也就在这4509名当中。从2014年开始,一是,广州市在全国率先做了尝试,对全科医生培训的骨干项目,对社区医疗服务中心的存量的全科医生选拔35岁左右有培养前途的,送到中山大学去进行3年的脱产培训。2013年——2016年,全市选拔了150人进行培训。其中2013级的40个人已经培训完成,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2014年、2015年、2016年这3批还在培训当中,这方面财政投入很大。二是学院项目:对新招聘的临床医学毕业的本科生,委托广州医科大学进行脱产的3年培训,2014年——2016年共招了150人左右。这两个项目的实施对广州市全职医生的质量起到非常大的作用。从2014年开始,我国的医改有一个划时代的措施,就是驻院医生规划培训,就是统一了医生的入职门槛,即在2014年以前,在中国做医生是中专、二年大专都可以做医生,所以中国的医生质量参差不齐,造成我们很多基层医生不合格,从2014年开始国家规定5+3才能做医生,即“5”是接受了全日制5年的本科教育,大学毕业后还要接受国家级的驻院医生培训3年,培训3年后才能出来找工作做医生。这项工作实施到今年的6月份,才有批量的规模的符合规划的医生出来工作。2014年全国招了5.3万,今年有5.3万规格医生要出来,从对整个医生门槛提高后对下一步有一个项目叫“全科医学”专业,这是全科医生培训的一个专业,在广州市有15家全科医生的培训基地,在这些基地中,今年招收全科医生大概500人,现在在培训的全科医生专业大概有400人左右,这批人慢慢充实到基层,会对基层的服务能力会有很大的提高。

  广州市财政局的代表表示:从2015年开始,广州市财政局加大了全职医生“5+3”的投入,每人每年4.1万元,对精神科等在这个基础上还有增加,全市投入超过6千万。

  你了解家庭医生吗?

  资深媒体撰稿人刘小钢说:我认为家庭医生的队伍应该是稳定的,家庭医生应该是24小时的。

  一位来自广州市石牌社区的家庭医生表示:石牌社区家庭医生签约的时间比较早,2014年就举行了家庭医生签约仪式,当时来的居民很多,第一次就签了100多人,到目前为止签了2万多人。我们是家庭医生签约全国示范中心。我们的家庭医生服务基本上是24小时的,只要有病人打电话我们都是接的,特别是老年人打电话来问血压特别高,我们就指导他怎样吃药,药量的增减等,有的病人甚至晚上2点打电话来说胸闷,我们建议他马上打120去中山三院。我们中心值班时间比较长,从早上8:00至晚上9:00是我们的值班时间。这个值班时间在广州市范围也不太多,就连大年三十、年初一都值班。相对来说居民对我们的满意度是比较高。

  一位来自白云区新市街的居民说:我看到社区医院在摆摊宣传签约家庭医生,我通过与他们交谈了解到,原来社区医院会定期下社区与居民联络宣传医疗常识,而且做一些量血压、测血糖的事,从此认识了社区医院,之后去社区医院开药。我是糖尿病的病人,病历约20年,血糖一直维持在正常的状态,但这3年左右住了两次医院,社区医院医生对患者的好处是:不用在大医院排队,不用付太贵的药费,每次看病在卡上扣,一般在8元左右,每月测一次血糖,一个月治疗糖尿病的钱大概在10多元钱左右。另外社区医院每年对我们进行体检,不用自己去大医院挤。我的手机和我的家庭主诊护士可随时联系,我的手机有GPS定位,我无论去到哪,家庭医生都知道我在哪。

  你有没有签约家庭医生?

  广州市人大代表徐慧芳表示:我自己是医生,我支持签约家庭医生,我妈妈有什么病我都叫她到社区医院看病。我很希望有病的老人家和家里的有小朋友的家庭应该多擅用这些政策和擅用这些资源。我觉得广州这方面的工作与其他地区有差距,家庭医生签约要有政策的支持,目前这一政策正在落实当中。到目前为止,家庭医生在数量上、质量上还有提升空间,在宣传上也要跟上。

  广州市政协委员周伯荣表示:我是一名医生,家庭医生签约目前只局限在社区,我认为不要局限是社区医生才能做家庭医生,二级、三级医院的医生如果有这个能力,有这个精力去从事家庭医生工作的,也应该可以做签约家庭医生的。社区医生其中一个定位是防病,这方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要求,不同的年龄有不同的要求,如果你能把病的数字压下来,发病率如果能压10%,这就是有成绩,有贡献,有贡献就应该给与奖励。

  一位来自荔湾区多宝街社区医疗服务中心的医生表示:我是家庭医生,我们目前想对所有居民都进行签约,发现实施起来有一定困难,因为居民中有的就是医生或者是上班的人群,我们进行服务的时候他们也要上班,当他们来到社区医疗中心的时候我们也已经下班。在工作当中我们发现老人家和小孩多去社区医疗中心就诊和咨询,上班一族来社区医疗中心的几率比较少,所以现在是对重点人群签约。

  这位医生还表示:为做好宣传,所有的居委会都贴上宣传的单张,对街区的居民进行付费的体验,包括街的居民(常住半年以上人群和户籍人口)。我们的家庭签约医生有8个,服务的人群3千多个已经签约的居民,重点签约人群是700多人。

  来自黄浦区的家庭医生余医生表示:家庭医生签约已经经历了5个年头,从探索到试点到慢慢敞开都在摸索中。家庭医生在英国是法定的,我们家庭医生签约至少要做一个小时。我国一个医生要服务700个慢性病人,家庭医生的手机号、微信号24小时为病人服务。开始病人的电话打个不停,慢慢医生对他们的病情十分了解了要咨询的情况也比较清楚了,电话就少了。目前已签约服务得好,糖尿病患者、高血压患者签约后,发病控制发病率达90%,我建议应该分级诊疗,上下联动,我们做的工作应该在医保中埋单。

  家庭医生签约工作推进的情况如何?

  广州市卫计委的代表表示:从2004年广州市对家庭医生服务制度进行试点,国家从2015年出台相关的文件,广东省在去年的下半年年底出台了家庭医生的签约服务。目前广州市制定了实施方案,已进行了两轮的征集意见,方案制定出来后,进行家庭医生的签约工作。大家所提意见很好,我们做了宣传工作的计划安排,《实施方案》出台后再加强宣传的力度。

  广州市卫计委宣传处的代表表示:广州市签约管理办法未出台,所有解决办法都未有确定的情况下,政策层面的宣传我们有考虑,有计划,我们我们与广州报业集团签订战略框架协议,等家庭医生政策出台我们就会马上起动推进这一项目。对于健康教育,包括制度的建立问题,队伍建设问题,我们多个渠道正在做。报纸、电台、微信公众号都在做,24小时全覆盖。网上谣言多是商业行为,出现了误导,我们有义务去进行辟谣。

  广州市人保处的工作人员表示:家庭医生是推进分级诊疗的一个抓手,对家庭医生分级诊疗在医保方面的政策,引导参保人员到社区基层医疗服务中心就医,以支付手段和支付政策引导他们而去,涉及到医保支付政策的问题,我们正与卫计委一起将出台一个落地的政策对签约付费一项有初步的安排具体的标准,近期会落地。家庭医生签约费医保一定会支付,公共基金承担一部分,医保基金承担一部分,个人也要出一部分,下一步家庭医生签约推广后,门诊看病和家庭医生费用会统筹考虑,按人头打包支付的方式,健康的责任,家庭医生对健康服务更到位,效率更高,我们会相应地减少一些费用,这个费用会有一个机制,这方面我们也正在考虑。

  如何推进分级诊疗?

  一位来自广州市新市的社区医疗服务中心家庭医生表示:要推行家庭医生签约制度的落实就要实施差异性服务,如果没有差异行服务就会像原来健康档案一样流于形式。如何发挥家庭医生的主动性?要增加他们的收入,要尊重他们的工作。目前所有的社区医院医生都是公益一类单位,这就定死了他的架构。如何把家庭医生签约率挂钩起来?可尝试一些有偿的医疗服务,以家庭医生+家庭养护的事情,即给签约的患者配备的远程医疗的手表,手表有“GPS”定位,可以对老年人等可进行GPS定位,知道他在哪里。如果病人出现心率失常,就可通过平台传输到他们的家里以及家庭医生哪里,这是有偿服务,目前这项服务遭遇到了尴尬。目前家庭医生的工具是不足的,目前很多家庭医生不能做诊疗,同时也遇到了收费的问题,比如医保的收费,不允许我们离开我们的单位去做收费的工作,但提升服务技术这方面我们也觉得很困惑,如果推动移动医疗,我们的家庭医生就可随时为居民服务。还有一点是第三方配送药品的问题,中药的实施西药的采购流程我们不能走。我们的药品不足,如果实行第三方配送的话,我们的药品的目录是不是可以放开了。

  广州市发改委的代表表示:我们现行的价格管理98%的价格是放开的,只有2%是管着的,推行医疗制度改革,这产品是一个市场化的产品。目前在我们的目录管理中是不需要定价的,你看到能达到服务的你就可以签约。有关基层家庭医生签约的价格问题,我们目前管的基本医疗的项目的价格在2015年制定出来,推动医疗制度改革在7月就出来了,与之配套的公立医院改革跟几个部门一起实施。(本报记者   李敏)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