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服务 |旧版入口 |
亚太经济网
要闻 正文

风起粤港澳大湾区

作者:文| 本报特约通讯员 李亚蝉   

  

  七月底,媒体披露继粤港澳大湾区之后中国又一大湾区正在酝酿——上海市委书记韩正首次明确表态支持环杭州湾大湾区建设。事实上,今年初中央政府正式提出研究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时,已经有专家认为国内真正能够与粤港澳湾区相比的,要数环杭州湾地区。这次杭州湾大湾区的传闻,让正在以一个引路者的姿态吹响号角启程广东有了更大的紧迫感,而如何利用粤港澳独有地理环境和制度特色开创出前所未有的新天地就是当前最大的问题。
  我们看到,十八大以后已经非常明确的关键词包括但不限于: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自贸区、粤港澳大湾区等。这些关键词背后,不仅鲜明地体现着中国构建现代国家治理体系和提升国家现代治理能力的战略意图和路径安排,而且,也明确地表达着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以及世界上唯一一个延续了5000年文明的国家和地区,对新一轮全球化和国际政经秩序重塑的价值主张和机制主张,中国作为一个全球性大国,正积极主动地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提供更多制度性的公共品。
  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建设是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战略布局的重要关键词之一,广东作为这一战略执行的主战场,当以更宽广的家国情怀、更具创新性的思维方式、更具历史视野的行动力量,思考并践行这一世界级的湾区大开发,这对广东的影响将不仅是带来多少经济规模的增长,和包括广州、深圳在内的城市转型,还将赋予广东一个再次确立其在新的全球和国家变革背景下独特价值的新的战略机遇期,在这期间,广东需要做出的明确选择是,以最大的改革勇气,立足广东的现实,探索面向中国和全球的城市、经济、制度和文明等层面的人类进步的新的价值取向,这是广东的机会,也是新一轮全球化的机会。

   粤港澳大湾区的战略使命
  今年全国“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推动内地与港澳深化合作,研究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发挥港澳独特优势,提升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地位与功能。”
  “广东非常愿意与港澳一起打造大湾区,进一步强化港澳作为‘一带一路’建设重要节点、广东作为经贸合作中心的地位和作用,深化务实合作,尽快把发展蓝图变成现实。”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指出。
  广东已经到了新的历史节点。现在,广州、深圳两座城市将携手迈入2万亿GDP俱乐部,佛山、东莞也正在吹响迈向“万亿GDP俱乐部”的号角。在实体经济低迷、房价高企、土地与人工成本高涨、环境压力很大、交通拥堵严重的新时代难题下,珠三角面临着非常现实的压力。
  且广东省作为国内经济第一大省,面临着来自江浙鲁等省份的咬尾直追。一水之隔的彼岸,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也都在寻找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可以说,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有其历史的必然性,广东也具备建成世界一流湾区的基础条件。
  7月3日,粤港澳三地签署《深化粤港澳合作 推进大湾区建设框架协议》,粤港澳大湾区战略已经进入实质性的阶段,一个将比肩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的世界级湾区经济区呼之欲出。但在我们看来,相对其它三大世界级湾区,粤港澳大湾区处在全新的历史时期,且是跨境、跨体制的经济湾区,其打造没有先例可行,其复杂度和难度也前所未有。
  城市群在构建更强大的产业配套、提升区域乃至全球竞争力、辐射广大区域的意义,被越来越多的区域所重视。纵观全国乃至全球的多数耀眼的超级城市,往往离不开一个高度协作的城市群。在信息化时代,随着经济全球化程度不断深化,城市群已经成为全球区域发展和合作的首要平台。
  以日本东京湾城市群为例,湾区内六大港口首尾相连,并依托东京湾发展起来的东京大都市圈,面积只有日本的3.5%,但GDP却高达日本的三分之一。
  粤港澳大湾区战略也要求其所包含的城市群,能以前所未有的开放态度,打破省域、区域行政界限,超越本位主义,进行大跨度的城市资源整合、互联互通、产业布局等,集聚智力和财力,提升资源配置的效率,实现一个超级城市群平台的生长。
  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包括广东的广州、深圳、佛山、东莞、惠州、珠海、肇庆、中山、江门9市,和香港、澳门。其中9个广东城市,实际上就是过去几年来一直在探索城市群合作的广佛肇、深莞惠、珠中江三大组团。粤港澳合作不是新概念,大湾区城市群的提出,应该说是包括港澳在内的珠三角城市一体化的升级版。在大湾区时代,这11个城市能否结合自身优势,以开放包容的心态,推动大湾区合作不断深化,提高湾区城市群整体竞争实力,对粤港澳的重塑至关重要。

粤港澳的角色再定位
  广东作为全国改革开放先行区、经济发展重要引擎的作用将得到强化,构建科技、产业创新中心和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基地。其中,深圳在金融领域、科技创新、新兴产业、生态环境等方面具有超强竞争实力;广州则是国际产业服务中心和全球性物流枢纽中心,也是岭南文化中心及华南重工中心,具有科研资源丰富、交通便利和完整的产业链优势;佛山和东莞等城市也都是世界级的制造业基地,且正在向先进制造业升级。
  香港定位于巩固和提升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三大中心地位,强化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地位和国际资产管理中心功能,推动专业服务和创新及科技事业发展,建设亚太区国际法律及解决争议服务中心。香港作为中国连通世界的“超级联系人”,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和全球物流中心,具有较强的金融服务、专业服务和人文交流的优势。
  澳门则定位于建设世界旅游休闲中心,打造中国与葡语国家商贸合作服务平台,建设以中华文化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合作基地,促进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可持续发展。
  近几年,随着内地与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协议的签订,粤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不断深入。现在,广东深圳前海、广州南沙、珠海横琴三个自贸区建设已取得阶段性成果,但距离门户枢纽地位还有很大的发展和提升空间。在大湾区时代,广东自贸区需立足深化粤港澳合作的深度,增强其门户枢纽功能。
  广东省社科院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丘杉所长认为,在大湾区新背景下,粤港澳的合作可以着重从互联互通加强。“建设大湾区应该是要达到城市间感觉没有什么障碍,这一块现在还有很大的提升和改善空间。下一步朝着互联互通就是进一步对准合作的重点,哪个不通,我们就坐下来搞哪个。”
  目前,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全线贯通,粤港澳大桥将会形成珠江西岸赴港陆路口岸,与珠江东岸赴港的5个口岸形成联动。未来,借助港珠澳大桥、广深港高铁、粤澳新通道等区域重点项目建设,打造便捷区域内交通圈,将成为深化粤港澳大湾区城市间互动互动的硬件基础。同时,根据框架协议,还要发挥香港作为国际航运中心优势,带动大湾区其他城市共建世界级港口群和空港群,优化高速公路、铁路、城市轨道交通网络布局,推动各种运输方式综合衔接、一体高效。
  粤港澳大湾区具有独特的地位和优势,通过对接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将担当起“一带一路”国际运营中心的角色,成为国家“双向”开放的重要平台。
  丘杉分析,“粤港澳合作最早更多是‘三来一补’的加工贸易,重点区域参与国际分工,是拿着廉价的土地、劳动力等低成本优势去参与竞争的。现在改革开放那么多年,这个形势是要改变的。整个大湾区的产业结构现在就是要往上走,走到高端上,走到价值链的顶端去。”

关于亚太经济网|亚太经济时报简介|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出版:亚太经济时报社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0650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65 国外:D4221 邮政代号:45-65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路369号
邮政编码:510610 电子邮箱:ytbaowebmaster@21cn.com 电话:(020) 38862703 传真:(020)38802233
广告发行热线:(020)38803666 服务监督热线:(020)87658369 订报热线:11185 (020)38803666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亚太经济时报社版权所有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