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服务 |旧版入口 |
亚太经济网
要闻 正文

文化“骡子”——访知名作家、历史学者罗宏教授

作者:主持:陈 实 路俊智 摄影:刘礼彬   

  

主持人语:
罗宏晚年因长篇小说《骡子和金子》、史学著作《湖南人底精神》而全国闻名。
《骡子和金子》以红军长征为背景,用一个一根筋、认死理的小人物传奇,书写了对革命、历史、真理、道德的思考。小说获多项大奖,卖出6个版权,为广东乃至中国文艺创作树立了新标杆。
《湖南人底精神》从湖南贺罗两大家族姻亲裙带和文化传承谱系入手,考察了近代湖湘政治精英群体的形成,全面解读了湖湘文化。视野独到,史料独占,议论独拔,出版后半年即发行上万册。
事实上,人们对这两本书的喜爱,是因为书中带给人们许多新的思想、学术、理论、文化气息。
罗宏说,做学问就是做思想。自由地思想和行动,就是活出了自己。
他自称骡子,相信自己吃得苦、霸得蛮。他必定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他那“天地孤飞老鸟”的姿态,也将会被越来越多的眼睛凝望。

罗宏嗜烟,不修边幅,像个山民,没有一点“范儿”。话匣子一打开,喷云吐雾间,就听出了他那直肠子。

继承祖业
采访者:首先请谈谈您的个人经历。听说您是湖南人,是怎么来到广州的?
罗 宏:我是77级的,在部队长大。九岁那年父母转业后,我跟着到了湘西,在湘西呆了20多年。恢复高考后考取了大学,1990年到广州。在高校的校龄已38年,算是资深教师了。
在学校,主业是文艺理论教学。业余时间搞创作,包括写小说、写电视和电影剧本,参加一些社会活动、电视片策划。算是跨界。

采访者:作为知名文化学者,我们很多读者对您都比较熟悉。但关于您的家世,大家了解还很少,据说您的先人还是湖南望族,这方面能谈一谈吗?
罗 宏:我先讲一个故事。上世纪50年代,我父母在部队相识。当父亲征求祖父意见时,祖父开始沉默以对,待问清籍贯和姓氏,祖父一愣,“她是善化贺家小姐吗?”当听到肯定的答复,祖父态度立即发生转变,说道,“既是贺家小姐,那就错不了,你们订婚吧。”
原来,母亲的善化贺氏家族十分显赫。五伯高祖贺长龄嘉庆、道光年间官至兵部尚书、云贵总督。我父亲这一边罗氏家族也是湖湘望族,族中文武英杰迭出,其中七世族祖罗典是岳麓书院山长。执掌岳麓书院27年,近代湖湘英杰大都是岳麓弟子。贺长龄就是罗典的学生。
岳麓书院是我国古代“四大书院”之一,相当于今天的北大、清华。宋代理学大师张?蛑鞒纸惭?期间,是岳麓书院全盛时期,学生达1000人。
从家族渊源来说,我从事教育也算继承“祖业”吧。

跨界治史
采访者:您从文艺理论教学,跨界到小说、影视剧创作,近年又跨入史学领域,写了《湖南人底精神——湖湘精英与近代中国》,这里的机缘是什么?
晚清最大地方政治集团
罗 宏:我是从自己家族的历史着手,开始关注湖湘历史,对湖南近现代历史、文化进行了一些思考。
湖南有影响的历史其实也就100多年,从嘉庆之后开始,一直到1949年。在一定程度上,是湖南的历史主导着中国的历史。据我的考证,嘉庆之后湖南有影响的人,70%是岳麓弟子。
当时湖南人以曾左彭胡(曾国藩、左宗棠、彭玉麟、胡林翼)为代表。曾左彭胡都是罗门弟子,同时都是贺家姻亲。曾左彭胡后面还有几百人的湖湘集团。他们通过宗族、姻亲、师生等关系结成了密切的政治集团。

采访者:为什么湖湘政治集团在近代能够异军突起?
罗 宏:湖南人之所以在这100年里显现出来,取得辉煌成就,原因有几个方面。
其一,是满族政治势力衰退。入关后满族人文化上改为信仰汉族的儒家文化,但政治上仍由满族把控,汉人不受重用。嘉庆年间把腐败的和绅拉下马,从此整个满族官僚系统被慢慢边缘化。陶澍——他和贺长龄是亲家——这个时候被起用,让嘉庆对汉人刮目相看。
其二,和湖南人的敬业精神有关。湖南人不像浙江人、广东人那样可以在本地成气候,湖南人在本地基本没什么指望,只有“走出去”,全心全意为当政者服务,才能成就事业。他们没有私心、没有自己的小算盘。
其三,湖南有培养人才的黄埔军校——岳麓书院。中兴将相,十九湖湘。我认为后面还应加一句——湖湘英杰,十九岳麓。岳麓书院培养了很多干部人才。书院影响最大的时候,中国八个总督,七个是湖南人,十八个省的巡抚,十五个湖南人。罗门子弟掌握岳麓书院64年,培养了这100年的精英人才。
其四,湖南人注重同门关系,比较抱团。湘军能打,就是因为亲戚关系。太平天国的时候,湘军以一当十,3万人打下了洪秀全30万人守卫的南京城,靠的就是抱团。
推崇王船山
采访者:在探究湖湘历史的时候,您对湖南文化有什么新认识?您最推崇的近代文化名人是谁?
罗 宏:明末清初,湖南出了一个大思想家,号称中国的“黑格尔”——王船山(王夫之)。他和王阳明不同。王阳明的著名观点是成功靠“良知”,靠自觉、顿悟——这恐怕只适用极少数领袖人物。王船山则主张成功靠学习、靠努力,他的思想对大多数人有价值,可谓是平民哲学家。我认为湖南人真正的精神领袖是王船山。从近代一直到现代,他的思想深深影响了湖南人的性格。
在中国近现代思想史上,王船山的思想学说影响了湖湘政治集团,并对现代产生过特别巨大的影响。毛泽东在长沙求学期间多次到船山学社听报告,与友人研讨船山学说。这样湖南人在时代变革中就近水楼台,有了先进的思想武器,也就能更快作出符合时代精神的历史功绩。
王船山思想有几个特点:其一,强烈的民族主义,认为华夏文化是最优秀的文化。其二,是他的“动变斗争观”,认为做事要与时俱进,而想与时俱进就要通过斗争的方式。第三,是他的“豪杰论”,他认为豪杰高于君主,君主是为了坐天下,豪杰只是打下天,并不坐天下。曾国藩就是如此,他不做皇帝做豪杰。清王朝也是看中湖南人的这个特点,而放心任用他们的。
先人的湖湘
采访者:您在写家族史过程中,与一般史学者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罗 宏:我是怀着很深的感情去写先人的历史的。与一般史学者以旁观者来写不同,我是用“第一人称”来写的。别人写的是罗列史实、抽象的历史,我写的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历史,从家族史关联到恢宏的近现代史。
举个例子,像左宗棠征新疆的历史,并不是去淘金的,那时候是很苦的。维护国家统一其实凭借的主要是左宗棠带的湖湘子弟。左宗棠的儿子在甘肃得了瘟疫,为了给他治病,左宗棠的儿媳——也是我们罗家的一位姑奶奶,亲自把大腿上的肉割下来,给他治病。但最后还是没挽留住他。这样的故事就精彩了吧?
至于现代就更有故事了。比如我的姨妈是新民学会最早的女会员之一,我姨父欧阳继统是和肖楚女一起在中山大学搞学运的领袖。我姨父后来和肖楚女一起被捕,肖楚女被杀害,他有幸得到营救,活了下来。因为在狱中这段经历,欧阳继统一家解放后还受到多次审查。
另一方面,湖南人性格暴烈,不宽容、不平和、不妥协。这种文化乱世容易做出成绩,不适合治世。近现代湖南经济、科技、文学、艺术都没有特别突出的表现,可能与此有关。

“骡子”精神
采访者:《骡子和金子》让您一举成名。能谈谈怎么开始创作这个作品的吗?
罗 宏:《骡子和金子》是2014年出版的。它是正能量的作品,不少专家说它改变了革命题材作品板起脸说教的经验主义的写法,通过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物和鲜活的故事来表达中心思想,吸引了读者和观众,所以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的确如此。
不过有一点不像外界认为的那样。许多人认为我的作品是为了庆祝长征80周年而写,实际上写作时没有这方面打算。我是无意间吻合了这个时代的潮流。
我在课上讲创作时,讲了一个捡钱包的故事。后来我就从写作的角度,想能不能把捡钱包这个故事放大一些。小说完成后就投给了一家杂志,结果被退了回来。后来才决定出书。书中我在形式上进行了创新,除了正文故事,我把一些对革命的思考用斜体字写了出来。从一个角度看这是一个传奇故事,从另一个角度看,它还体现了我的哲学关照、历史关照。

采访者:《骡子和金子》您主要想表达的是什么?
罗 宏:我觉得《骡子和金子》主要是寓言小说、哲学小说。目前外界看到的还是表层的东西——一个拾金不昧的故事,一个爱红军的故事,一个向阳花的故事。实际上我主要想表达的是,这是一个有关基本的做人道理的故事。骡子碰巧拣到了红军的金子,如果他拣到别人的金子,也是会去还的。
有一次,一个反贪局长和我讲要买100本书送给贪官。他说很多贪官讲自己因为没听党的话才犯错误,而一些年轻检察人员就分析他什么时候开始和党走远了呢?其实这是错误的逻辑。难道要听党的话才不贪吗?骡子根本不是党员,他不贪是因为他恪守了做人的基本道德。
骡子身上体现的是诚信,这是做人的最起码、最基本的信仰。这种千百年来形成的文化的、基本道德的东西只要坚持了,照样可以活得很精彩。对人要诚恳,将心比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等,这些和政治没关系,和人的品质有关系。做到了就是好人。
这是我更多想要表达的东西。文学是我的外衣,哲学思想是我的内核。和电视剧相比,小说里面呈现的内容更完整一些。建议大家去读读我的书。

采访者:小说里您对革命也有很多思考?
罗 宏:在书中有一个邱排长说“好人都要当红军”,2号首长就对他讲“我们来革命就够了,不用那么多人都来参加革命”。我透过这个例子是想说明,好人都要当红军,天下就是一片红。但这并不是共产党的初衷。党的初衷是想让全天下的人都获得自由,天下应该是万紫千红,而不应是一片红。
雨果说在绝对的革命之上,还有绝对的人道主义。我的小说,在绝对的革命之上,还有绝对的革命美学。打打杀杀并不是革命的目的,而只是一种手段,革命是为了让天下人享太平。
这实际上纠正了一些对革命的偏激的、“左”的看法。
小说结尾邱排长说“革命成功后,我就去当守坟人,为牺牲的战友去守坟”。我马上通过斜体字表明了我的态度:他讲到了真革命和假革命的区别!一心为享受革命成果、进京当老爷的都是假革命,是一种交易,而让老百姓享受革命果实,自己功成身退的才是真革命。既然革命已经成功,天下已经是老百姓的了,那使命已经完成,就让百姓过好日子吧,自己就去当守坟人。这在今天看也是有现实针对性的。总体上,2号首长说的话,加上斜体字内容,是我想重点强调的一些哲学思考。


关于罗典
罗典(1718—1808),字徽五,号慎斋,湖南湘潭(今株洲)人。始祖明洪武年间自赣迁湘,五代祖罗瑶始为望族。族中文武英杰,见于史志记载者近百人,还有罗学瓒、罗哲等中共早期领袖与革命英烈。
罗典“生而颖异”,7岁入私塾,府试第一,乡试第一,会试进士,殿试二甲。进仕后授编修,江南道监察御史,历任吏部、工部给事中,鸿胪寺少卿,两主乡试,督四川学政。乾隆四十一年(1776)辞官归里,主持岳麓书院,为山长27年。嘉庆十三年(1808),以90高龄“端坐而逝”。
罗典对儒学六经有全覆盖的研究,著有《凝园读易管见》、《凝园读诗管见》、《凝园读书管见》、《凝园读春秋管见》等,是造诣深厚、独树一帜的经学大家。
罗典治学,汉宋兼采,以汉学求真实,以宋学求放心。主张回归经学原典,讲究考据功夫,务求经典本义;要求“洞澈于天人之微,事物之变,周情孔思,立说时出新意。要其精者,实阐古人不传之秘”。不拘泥于《集注》、《章句》,不空谈义理命题,而是将“道”与“学”结合为一体,即思想和知识结合为一体,义理和知识都要归结到经世致用,为用而学。
罗典开辟了清代岳麓书院最辉煌的时代,在岳麓书院史上是个具有符号意义的教育家。
岳麓书院宋开宝九年(976年),潭州太守朱洞所建。历宋、元、明、清,至清末1903年,在举国“废书院、兴新学”的大潮中,改制为新式学堂——湖南高等学堂(今湖南大学前身)。天下四大书院,嵩阳、睢阳、白鹿洞皆民间所为,惟岳麓书院一千年间一直由官家保驾护航,成为湖湘教育旗舰和官学最高学府。
清代乾嘉年间,罗典五任岳麓书院山长,培养的学子3倍于朝廷定额,直系弟子数千人,史志显通弟子近千人。乾嘉年间,湖南中举400余人,罗典培养187人,会试成进士者36人,选拔及举优行贡成均者112人。罗典执教期间,湖南举人近半出自罗门,品行才猷文学著名者数百人,门墙之盛从所未有。
罗典与其弟子袁名曜、欧阳厚均,执掌岳麓60余年,使岳麓书院成为近代湖湘政治精英群体的摇篮。前有贺长龄、陶澍、贺熙龄;中有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后有刘坤一、唐才常、熊希龄,等等。“中兴将相,十九湖湘”,“湖湘英杰,十九岳麓”,书写了岳麓书院千年教育最辉煌的奇迹。
(摘自《湖南人底精神》)

关于亚太经济网|亚太经济时报简介|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出版:亚太经济时报社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0650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65 国外:D4221 邮政代号:45-65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路369号
邮政编码:510610 电子邮箱:ytbaowebmaster@21cn.com 电话:(020) 38862703 传真:(020)38802233
广告发行热线:(020)38803666 服务监督热线:(020)87658369 订报热线:11185 (020)38803666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亚太经济时报社版权所有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