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服务 |旧版入口 |
亚太经济网
中国经济 正文

方兴东:BAT与滴滴已具绝对垄断力量

作者:文|本报特约撰稿人 程 旭   

  

BAT、滴滴等在各自相关市场都具备绝对垄断的力量。这种垄断对市场、消费者权益、创新和社会生活的影响,远远大于传统领域的垄断。创造的社会价值和贡献很大,但是滥用垄断的危害也大。

文|本报特约撰稿人 程 旭

  进入八月,并购一周年的滴滴打车与优步中国再次引发媒体和中国民众的关注,而对滴滴出行和优步中国合并案的反垄断调查也进行了一年时间,商务部表示已多次约谈滴滴出行。国际上,因谷歌不当利用其在互联网搜索领域的垄断优势,2017年6月欧盟委员会对其开出24.2亿欧元反垄断罚单,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当季利润因此比去年同期下跌40%多。
近年来,有关中国互联网反垄断调查的呼声日益强烈,汕头大学国际互联网研究院院长、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方兴东最新与同事刚刚发布的《中国IT业20年反垄断历程和特征研究》报告指出,在中国互联网突飞猛进的同时,以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成为中国最具统治力的垄断性商业力量,频频出现恶性竞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垄断行为。BAT三大巨头垄断性地位牢牢确立,从访问量、市场价值和收入规模等,集中度达到80%以上。由于目前反垄断法没有形成威慑力,市场竞争无序,严重影响了互联网创新与创业活力。
很多创业者和投资人都会有一个隐忧——公司做得不好死掉,那是自己不努力;公司做得好,很有可能被百度、阿里巴巴、腾讯这三大互联网巨头收购,或者这三大巨头迅速切入,如果是前者,那还是创业者的幸事,至少还有比较好的回报。如果是后者,那就是创业者的悲哀了——创业者辛辛苦苦栽种的苹果树,或许就被BAT一下子摘了果实,毕竟BAT资本雄厚、人才密集、产业布局严密,一旦看中某个领域,可以立即进入、迅速形成市场优势。针对BAT是否涉嫌垄断这个充满争议的话题,方兴东博士8月20日接受了本报的采访。

笔者:您做这个研究的缘起?
  方兴东:高科技领域反垄断是我20多年一直坚持的研究方向,从90年代后期的反微软垄断,到2000年之后运营商反垄断,再到今天的BAT垄断。20年来,影响产业发展、市场竞争和创新的垄断力量,都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尤其是今天的BAT超级网络平台的垄断,已经超越了过去产品层面、行业层面的垄断,开始变成了双边市场和多边市场等复杂生态,形成围绕网络时代每一个人的新型基础设施的全方位垄断。不仅仅涉及产业竞争和创新,更影响信息传播、个人信息保护、生活方式和公共政策等综合性的多层次问题。所以,总结20年历史,是为了更好看清现在,面向未来。

笔者:中外IT业反垄断有哪些不同特点?
  方兴东:超级网络平台的垄断问题,不仅仅是中国的新难题,也是美国的新难题,更是全球性的共同难题。这种新的网络时代社会基础设施的全新垄断,利弊并存,还在快速演变,暂时难以轻易定论。但是,以中美之间为例,由于美国反垄断法百年历史,法律体系严密,具有强大的威慑力,社会制约制度完善,企业自身自律很强,总体上很好地抑制了垄断的滥用。中国由于反垄断法很不成熟,相关部门对互联网行业了解不够,加强互联网巨头强大的政府公关能力、学界影响力和媒体舆论掌控能力,使得目前为止反垄断法还没有真正在互联网领域形成基本的威慑力。迄今反垄断的处罚还是空白。
  可以说,反垄断法在互联网领域迄今“不作为”,极大助长了互联网巨头滥用垄断的各种行为泛滥。危害社会极大的包括搜索引擎的竞价排名、自我导流,电子商务的二选一和店大欺客,社交媒体平台的裁判和运动员集于一身,内容审查公权私用等等。法律不作为,企业不自律,社会缺乏制度制约,使得中国互联网垄断危害远远大于美国。

笔者:中国目前形成的BAT格局,那么他们是通过什么方式形成垄断的?
  方兴东:BAT、滴滴等在各自相关市场都具备绝对垄断的力量。加上这些超级网络平台除了核心业务之外,借助数亿级的庞大用户,拥有巨大的社会动员能力、社会大规模信息传播主导权、掌握消费者大量信息和数据,并且延伸到金融和支付等,所以,这种垄断对市场、消费者权益、创新和社会生活的影响,远远大于传统领域的垄断。

笔者:防止垄断与保护企业正常竞争之间的度该如何把握?
  方兴东:衡量滥用垄断的基本标准还是看竞争是否公平,消费者权益是否得到有效保障,尤其是消费者是否有着基本的选择权,还有就是是否制约了相关行业的正常创新。其中度的把握,主要在于法律领域、学术领域、行业和社会领域,是否存在足够的公共空间,只要有足够的公共空间,就可以有相对客观和权威的度量和认定。但是,目前这一问题依然堪忧。

笔者:您是如何确定BAT构成了垄断?
  方兴东:垄断是毫无疑问的,无论从市场实际的支配地位,还是从相关市场的市场占有率等角度。问题真正的重点在于是否存在滥用的行为,其行为产生了多大的危害,对竞争对手、行业发展和消费者权益以及创新活动的危害程度。

笔者:就微信来说,近年来出现了对公众号大量封号的现象,但对封号,处罚原因并无清晰界定,更多只是一个非常模糊的违规告知。这是否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方兴东:网络信息内容的审查和控制,不仅仅与垄断有关,更涉及到违法内容的认定和处置,是政府、社会和企业博弈最敏感的问题之一。随着对信息内容的相关立法越来越完备,目前争议最大的就是在信息内容审查中涉及企业竞争利益以及权力和商业利益的寻租等灰色地带。唯有建立政府、社会、企业等多利益相关方沟通参与的透明机制,才能杜绝这些问题的负面影响。目前微信的内容管理,还完全处于企业封闭操作,还缺乏符合网络治理、能够长治久安的合理流程。

(《中国IT业20年反垄断历程和特征研究》报告摘要详见第二版)

关于亚太经济网|亚太经济时报简介|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出版:亚太经济时报社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0650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65 国外:D4221 邮政代号:45-65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路369号
邮政编码:510610 电子邮箱:ytbaowebmaster@21cn.com 电话:(020) 38862703 传真:(020)38802233
广告发行热线:(020)38803666 服务监督热线:(020)87658369 订报热线:11185 (020)38803666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亚太经济时报社版权所有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