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服务 |旧版入口 |
亚太经济网
中国经济 正文

2018广东蓝皮书 回顾篇:新时期广东经济脉象良好

     来源:广东蓝皮书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施“十三五”规划承上启下的关键一年。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广东新时期特别是“十八大”以来建设成就如何?未来新征程上还面临哪些困难和挑战?针对这些问题,广东省社科院出版了《广东蓝皮书——广东经济社会发展报告(2018)》。该书从宏观经济、财政金融、社会民生等方面分析了2017年广东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对2018年及未来几年的趋势进行了预测。结合蓝皮书内容,本报特别聚焦新时期广东经济的成绩和三大问题、未来走势(第五、六版),外贸复苏和新动能(第七版),人才和教育(第八版)等问题,期望与您一道回首过往光辉岁月,展望明天远大前程。

广东经济规模全国第一
  1978年以来,作为先行先试的试验区,广东始终坚持改革开放,在经济发展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过去39年,广东经济保持快速增长,总量实现跨越式发展,并持续发挥对全国经济增长的引领和支撑作用。

经济总量占全国10.7%
  1978年,广东地区生产总值仅186亿元。2016年,广东地区生产总值达到79512亿元,增加427倍。从总量看,广东GDP实现了几次大跨越,其中2000年首超1万亿元,2007年达到3万亿元,2011年则跨上5万亿元的新台阶,2015年超过7万亿。从经济规模占全国比重看,比改革开放初期翻了一倍多。1978年广东经济总量占全国比重仅为5.1%,低于江苏和山东占全国的比重。从1989年开始,广东经济规模拉开了与苏、浙、鲁等省份之间的差距,此后,一直位居全国第一。到2006年,广东GDP总量占全国比重达到峰值,为12.12%,接近全国1/8的水平,此后逐步回落至10.5%,近三年占比又逐步增加。2016年,广东实现GDP79512亿元,占全国总量的10.7%,所占比重比改革开放初期翻了一倍多。

经济发展水平居全国前列
  1978年广东人均GDP仅为370元,甚至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016年,广东人均GDP达到72787元,是1978年的197倍,此间年均增长14.5%。2014年广东人均GDP达到63452元,折合10330美元,首次超过1万美元。
  比较粤、苏、浙、鲁四省份,广东人均GDP水平在1978-1987年处于相对落后态势,该时期江苏处于领先地位。1988年开始,广东人均GDP反超江苏,开始领跑全国,至1993年达到全国平均水平的1.68倍。但从1995年开始,浙江接棒人均GDP全国头把交椅的位置,并逐步拉开与退居次席的广东之间的距离,从2004-2005年开始,广东和浙江人均GDP与全国均值比较基本处于下降区间,此时江苏人均GDP后来居上,并从2009年开始反超浙江。2016年,广东人均GDP是全国的1.35倍,江苏为1.77倍,浙江为1.55倍,山东最低,仅为1.25倍。

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
  1978-2016年间全国GDP平均增速为9.3%,广东平均增速则为12.3%。“九五”时期,广东年均增长11.0%;“十五”期间广东年均增长13.0%,增幅高于“九五”时期2.0个百分点,也高于全国“十五”时期的平均增长水平。“十一五”时期,广东GDP年均增速达12.4%,“十二五”时期,广东主动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GDP年均增速达8.5%,尽管回落3.9个百分点,但该期间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却加速提升。
  以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为拐点,广东经济增速开始减缓,虽然经过2009年短期的经济刺激,增长速度短暂回升,但此后开始回落,逐步进入中高速增长态势,GDP增长率从2010年的12.2%,2011年的10.0%,2012年的8.2%,2013年的8.5%,延续到2016年的7.5%。
  对比其他三个发达省份,上世纪80年代,浙江经济增速处于领先位置,从80年后期至90年代中期,广东经济增速追赶并反超浙江。此后,这四省几乎处于并驾齐驱的增长态势。2008年后,粤、苏、浙、鲁经济增速集体放缓,但仍都高于全国平均增速。2016年,粤、苏、浙、鲁GDP增速分别为7.5%、7.8%、7.5%及7.6%,分别高于全国平均增速0.8个、1.1个、0.8个以及0.9个百分点。从2008-2016年粤、苏、浙、鲁及全国GDP增速情况看,这四省增速均高于全国平均增速(除了浙江2009年和2011年外),广东处于中间位置,江苏表现优异,延续了增长的领先地位。

广东增长动力将发生转换
  在未来20年左右的时间里,广东的资本积累增长速度将明显放缓,从业人员人数依然能够在较长时间内延续当前增速缓慢下降的增长态势,未来中长期内全要素生产率增速将可能保持在2%-3%的区间,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将由资本转向全要素生产率。
  改革开放以来,广东资本存量年均增长15.2%,资本积累对经济增长年均贡献7.4个百分点,贡献率为57.2%,是广东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源;从业人员年均增长2.8%,劳动对经济增长年均贡献1.4个百分点,贡献率为10.9%;而全要素生产率(TFP)年均增长4.0%,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1.1%,是广东经济增长的第二动力源。总体上看广东经济增长仍然呈现出外延式粗放型的特征。

资本积累增速将明显放缓
  宏观储蓄率的逐步下降制约资本积累快速增长。投资规模决定了资本积累的速度,投资来源于储蓄,储蓄的变化从供给端限制了投资的增长。在国民收入分配中,企业盈余是宏观储蓄的重要来源。长期以来,广东受益于全国的人口红利,全国大量劳动力源源不断流入,压制着工资上涨,导致了劳动报酬长期保持在相对低的增长水平,使资本积累和投资获得高增长。不过本世纪初期以来随着劳动力供给逐步减少,工资水平不断提高,2005年劳动者报酬在国民收入中占比达到最低的39%后已经开始缓慢提升,企业营业盈余则在2004年达到最高的37%后开始逐步下降,宏观储蓄率也于2008年达到53%的最高点,之后开始逐步下降。受此趋势变化的影响广东投资增速也相对放缓。
  投资增长面临较强的需求约束。在过去近40年,广东经济发展中投资需求主要源于房地产投资需求、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和制造业投资需求,三者占总投资需求的80%以上。从房地产投资需求来看,2015年,广东城镇居民人均住房面积为32.3平方米,已超过或接近部分发达国家水平。而随着“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的明确,住房居住属性的回归,预计未来广东住房投资增速将很难出现持续的较高增速。
  在基础设施领域,广东投资的潜力和空间也明显缩小。2009年以来广东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已经明显回落,相关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从近10余年来的超过30%下降到20%左右。从制造业投资需求来看,当前国内工业行业普遍产能过剩、“三去一降一补”的大环境,以及服务业在广东产业发展中重要性的提升,这些均决定了广东制造业投资增速很难继续维持在过去两年20%以上的水平。
  投资增长面临较强的回报率下降约束。总体资产回报率快速下降,成为投资高速增长的最重要约束。广东的增量资本产出率(ICOR)在2008年后持续快速上升,2009年已达到4.82,2012年为4.86,2016年更是达到5.95,屡屡刷新改革开放以来的最高纪录。应该说,2008年以后广东对投资的过度依赖已导致投资回报递减,投资效率下降明显,高的投资增速已难以持续。

劳动力增速延续缓慢下降态势
  未来广东劳动力供给总量主要取决于总人口中适龄劳动人口规模以及劳动参与率的变化。而适龄劳动人口规模变化与人口年龄结构以及外来人口规模变化密切相关,劳动参与率则在可预见的时间内主要与教育普及、延迟退休政策的推出有关。综合考虑人口老龄化、人口迁移流向变化、高等教育普及以及延迟退休政策实施等因素,预计在2035年前广东的从业人员人数依然能够延续当前增速缓慢下降的增长态势很长一段时间。
  人口老龄化加快将导致适龄劳动人口规模下降。近年来,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快,广东劳动年龄人口占比开始下降,人口红利已出现转折性变化。2013年,广东15-64岁年龄人口规模及占总人口比重均达到阶段性高点,分别为8216.1万人和77.2%,随后2014和2015年该人口规模分别比上年下降28.3万人和143.2万人,占总人口比重比上年分别下降0.8和2.2个百分点。综合考虑,到2030年前广东户籍人口中劳动年龄人口规模预计将出现趋势性下降。
  跨省人口净迁入的增加远大于外省人口净流入下降,将有效缓解老龄化带来适龄劳动人口减少的冲击。2012年广东的人口净流入达到1958万人的峰值,占总人口比重为18.5%。不过随后几年广东的人口净流入逐步下降。然而,随着广东新型城镇化的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相关政策的进一步落实,未来一段时间广东的人口净迁入规模有望进一步提高。广东省“十三五”规划提出,到2020年,要实现不少于600万本省和700万外省农业转移人口及其他常住人口落户城镇。
  延迟退休政策的实施将在特定时期内增加数量可观的劳动力供给。如该项政策在2035年之前开始实施,其实施过程中采用“小步慢跑”的策略将在过渡期每年增加数量可观的劳动力供给。

TFP对增长的贡献保持稳定
  全要素生产率是用来衡量生产效率的指标,它有三个来源:效率改善、技术进步、规模效应。正是改革开放以后一系列持续的,以市场化为导向的重大改革释放的改革红利,以及在此过程中相伴而生的工业化、国际化和城市化带来的资源配置效率,成为这个时期广东TFP快速增长的重要原因;而在此期间广东的对外开放引进大量的国外先进技术、设备和生产、管理模式,以及由于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自主创新带来的技术进步,直接引起生产效率的大幅度提高则是广东TFP增长的又一重要原因。2008年以后,随着广东经济由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阶段过渡,广东TFP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及其份额均快速下降并持续处于较低水平,其中既有全球金融危机短期的冲击,更有中长期改革红利的衰减和技术进步放缓。
  未来中长期内,随着改革开放前期一系列重大改革红利逐渐释放完毕,市场化体制不断完善,而推进更深层次的改革越来越困难,以及城市化率不断提高、工业化已进入后期,改革带来的制度红利和要素重新配置带来的效率改进将越来越弱,对TFP增长的促进作用远不如前期那么大;而在技术进步方面,经过30多年的引进、消化、吸收和模仿,广东与发达国家之间的技术落差越来越小,技术转移变慢,技术溢出效应降低,技术追赶将更多的让位于技术创新,这必然会降低技术进步对全要素生产率的贡献。
  因此,相对于1979-2007年4%-5%的TFP增速,广东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长速度将会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预期未来中长期内广东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速将可能保持在2%-3%的区间。

区域创新能力领跑全国
  日前中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小组和中国科学院大学联合发布《中国区域创新能力评价报告2017》。本届区域创新综合能力排名有了新变化,广东首次跃居全国第1位,打破了过去9年屈居第2的格局,江苏、北京、上海位居其后。
  在知识创造、知识获取、企业创新、创新环境和创新绩效构成的五个分项指标中,广东的企业创新、创新环境及创新绩效均排名全国第1位。报告课题组组长、中国科学院大学中国创新创业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柳卸林谈及广东跃居全国第一位的原因,他分析,广东创新能力突出反映在创新的开放度高,外贸经济发达,且市场活力较好,创新创业活动十分活跃,具备宽松的创业环境。特别是深圳一大批创新型企业正蓬勃发展,成为引领广东乃至我国经济转型升级的一股重要力量。近年来,广东在研发投入、技术转移以及创新载体培育方面狠下功夫,部分指标翻番增长,“第三产业增加值”、“高技术产业主营业务收入”以及“高技术产品出口额”等多项指标排名均列全国第一。

目前仍处结构调整过关期
  在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召开的2017年广东经济形势分析会上,广东省统计局副局长朱遂文称,今年前三季度,广东实现地区生产总值64815亿元、同比增长7.6%,他表示,总的看来,今年广东宏观经济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态势持续发展,支撑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和产业迈向中高端水平的有利条件不断积累增多,发展的包容性和获得感明显增强。
  不过,广东省统计局发布的《前三季度广东经济运行数据报告》也提到,广东经济仍处在结构调整的过关期,持续向好基础尚需进一步巩固。为继续保持全年平稳向好的态势,该数据报告建议为保持广东当前经济形势好的势头,采取以下措施:一是增强实体经济竞争优势。切实降低实体企业成本。二是利用第四季度施工的黄金季节,加快在建的基础设施和工业施工项目进度,同时进一步增强民间投资发展信心和意愿。三是稳定房地产市场发展预期。四是稳定财政预算中的八项支出,抓各地市财政支出进度。

关于亚太经济网|亚太经济时报简介|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出版:亚太经济时报社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0650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65 国外:D4221 邮政代号:45-65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路369号
邮政编码:510610 电子邮箱:ytbaowebmaster@21cn.com 电话:(020) 38862703 传真:(020)38802233
广告发行热线:(020)38803666 服务监督热线:(020)87658369 订报热线:11185 (020)38803666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亚太经济时报社版权所有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