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服务 |旧版入口 |
亚太经济网
中国经济 正文

经济思想史改变历史的经济学家

作者: 文|刘 勇   

  

  人类故事是以经济思考为中心的。对这个过去几十年在我们的世界处于统领位置的故事,我们可以称之为“自由主义的故事”。这个故事简单而有吸引力,但是现在,这个故事正在逐渐解体,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新的故事出现来填补它的位置,然而,唐纳德·特朗普出现了。


  马克思有句名言,重要的不在于解释世界,而在于改造世界。
  以世界三百年为历史之轴,你会发现,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学的出现,极大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长期以来为世界公认。
  或者可以换一个角度,三百年前,世界上有哲学家、政治家、数学家,并未有经济学家,然而三百年来,经济学已经成为一门最受重视的学问,经济学家成为国家的宠儿。
  如今回望历史,我仍然记得初读海尔布鲁诺《改变历史的经济学家》时的印象。本书以三百年经济思想为经,以经济学家为纬,叙述了自斯密始,历经马尔萨斯、李嘉图、马克思、韦伯伦,直至凯恩斯以降,世界面貌改观的历史。
  我以为,西方经济史本身就是一部引人入胜的长篇小说,小说的主角是经济学者,作为活生生的人,他们试图洞察人类社会的机体。他们有追求有狂热,有胜利有谬误。全书开篇第一句话是——1980年代,可以说是人类有史以来经济万变最为辉煌的时代……
  彼时,我身处“历史”其中,读之,心旌激荡!


  我更愿意从思想史角度解读经济学对世界的意义。
  还真不用从那遥远的三百年前,就从20世纪开始吧——确切地说是1900年前后——资本主义世界就已有过两次转变。第一次是19世纪末,通常叫做“帝国主义”;第二次是20世纪中叶,“金融资本主义”诞生。
  发现第一次转变的,是德国历史学派舒尔策.杰佛尼兹,费边社霍布森,还包括马克思主义者考茨基、卢森堡及列宁,哦,还有熊彼特!熊本人的经济思想主要体现在《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一书中。按照熊的观点,帝国主义的来源并不是资本主义,而是前资本主义留下来的余孽。
  英国人马歇尔则承认,以当时情况衡量,要否认帝国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关联已经不恰当了,既然德美两国学界都已承认了,英国没有什么理由拒绝。但是,英国经济学界一直要等到经济大萧条,才勉强接受“资本主义走向帝国主义阶段”这个概念——在我的记忆中,此概念发明权属于列宁。
  至于第二个转变,发生在二战结束后25年。也就是1970年。资本主义进入黄金时期,加尔布雷思发表了他的《新工业国》及《丰裕社会》,广受好评。这时,连最强悍的原教旨主义者,也只好接受战后资本主义欣欣向荣的局面,尽管心里铁定比他们的前辈难受很多。但是要让资本主义重回“腐朽的,垂死的”阶段,已经不太可能。因此在分析新的经济局势时,最好不要固守着旧观念。
  等到1970年代,这两个转变凑在一起——经济学开始注意到跨国企业已经取代了以往的民族国家,成为资本主义经济中真正的主角。这时候,想象力丰富的美国学者哈里·约翰逊预言说,世界经济将不断扩张及保持繁荣,直到20世纪末为止,除非爆发世界大战或是美国崩溃。
  他是对的。


  亲历者就在于,对经济发展的模式印象深刻,一直到我接触到康德拉捷夫长波理论。
  康氏认为,经济的扩张与繁荣会持续大概有20到30年时间,然后萧条也是维持一样的时间。这种经济消长的周期被称为“康德拉捷夫长期波动”。没有人能够完整地解释或分析这种现象。尽管统计学家否认这个理论,但我选择相信。
  一则关于经济学的笑话是这样说的——
  爱因斯坦升入天堂后,被介绍给三位天使,为了找到适当话题,他礼貌地请天使们说出各自的智商。
  第一位天使称他的智商是180。爱因斯坦笑容绽开,“太好了,我们可以就我的相对论做些有趣的讨论。”
  第二位天使说他的智商是130。爱因斯坦听后停顿了一下,“好啊,或许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世界政治。”
  第三位报告说他的智商只有80。停顿了好长时间,爱因斯坦以绅士风度和蔼地问,“告诉我朋友,你对经济前景有何看法?
  这个段子之所以值得一提,不在于它能引人发笑,而是讲故事者能够不露声色地表达出他对经济学的立场与看法。


  要论经济学如何改变历史,我们只需盯住20世纪就行了。
  20世纪上半场,是凯恩斯主义的天下;下半场,是新自由主义的舞台。
  是的,我们成长的年代,便是“自由主义故事”发生的年代,在这个年代,新自由主义经济学遍及全球。
  新自由主义第一次登上世界舞台是在拉美。1973年,智利军人皮诺切特政变,自由主义宗师弗里德曼飞去圣地亚哥,提出采取减税、自由贸易、私有化、削减社会支出和解除管制一揽子主张;紧接着玻利维亚,和平上演了被后世称为“休克疗法”的最极端改革计划。
  然后,新自由主义休克疗法成为全球“经济圣经”,直接导演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苏东国家震荡,著名的萨克斯“休克疗法”,已成了经济思想史详细记录的一章。
  再往后,是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韩国和菲律宾……这种类似国家洗劫式的经济变革一再令全世界目瞪口呆!
  直至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始,人们开始怀疑这部”经济圣经“。一股幻灭浪潮,席卷巴格达,安卡拉,耶路萨冷,南欧,同时也涌向美国。
  2001年,新任美国防长拉姆斯菲尔德前往五角大楼发表演说,称五角大楼是美国的严重威胁,下令国防部功能要商业外包。9月10日晚,CNN以“国防部长对五角大楼官僚宣战”为题作了简短报道。次日早上,五角大楼遭到911袭击……
  新自由主义门徒拉姆斯菲尔德,青年时求教于芝大教授弗里德曼,30岁当选国会议员后,弗里德曼把这位少年得志的共和党员正式纳入门下,拉氏谈到自己的恩师说:“弗里德曼与众不同,我跟他在一起谈话时,觉得自己变聪明了。”

  正好符合长波理论,三十年来,新自由主义那么多的承诺和保证,令人失望,如今失去光环,好运用完。
  2017年,美国人把特朗普推选为总统,新自由主义大本营芝加哥大学的精英们,对此又惊又怕……

  请看下篇,弗里德曼与他的芝加哥男孩

关于亚太经济网|亚太经济时报简介|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出版:亚太经济时报社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0650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65 国外:D4221 邮政代号:45-65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路369号
邮政编码:510610 电子邮箱:ytbaowebmaster@21cn.com 电话:(020) 38862703 传真:(020)38802233
广告发行热线:(020)38803666 服务监督热线:(020)87658369 订报热线:11185 (020)38803666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亚太经济时报社版权所有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