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服务 |旧版入口 |
亚太经济网
中国经济 正文

避免集体误判 审视三大“共识” 多一个维度分析中国经济

作者:文|李迅雷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事实上,对经济社会不同层面或不同领域的分析判断,很多时候都可以借助简单的数学思维方法来解决。我对一些所谓的“共识”,增加一个分析维度,看看结果如何。
  很多例子表明,大部分人的一致观点被证明是错的,即所谓的集体误判。为何会产生集体误判呢?主要有这几个原因:一是大家在特定时间内所获得的信息都往往相同,故结论也容易一致;二是判断预测上,大家都习惯于趋势外推,把近期变量给予过高权重,所谓“三条阳线改变信仰”;三是人既理性又有情绪,情绪会相互感染,形成羊群效应。
  传统上,国人的形象思维比较发达,形式逻辑偏弱。事实上,对经济社会不同层面或不同领域的分析判断,很多时候都可以借助简单的数学思维方法来解决。下面我对一些所谓的“共识”,增加一个分析维度,看看结果如何。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追赶自己的影子
  中等收入陷阱这个概念是世界银行在2006年提出来的,即把全球各国(地区)按人均国民收入水平分为高收入、中高收入、中低收入和低收入四个等级。从数学角度看,这四个级别的人口都应该各占25%,但因为世行是按国别来分类的,所以实际上不会那么严格去定义只有占全球25%的人口才能成为高收入国家。
  按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2015年高收入国家的人口已经超过15亿,约占全球人口的22%。如果中国这个14亿人口大国也能成为高收入国家,即占全球40%的人口国家都属于高收入国家,这岂不是违反数学逻辑了?
  有人认为中国到2022年就能成为高收入国家,这是否太乐观了呢?由于全球经济增长的刚性及货币的持续超发,世界银行一定会不断上调成为高收入国家的人均国民收入门槛,现在是12736美元,五年以后呢,估计要提高到15000美元以上。再者,还得考虑未来人民币对美元的比值因素。
  2017年中国的GDP总额占全球15%,人口占全球18.8%,相差近四个百分点,说明从人均的角度看,中国当务之急不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而是要达到中等收入水平。
  从数学意义上讲,中等收入陷阱这个提法不适用于中国、印度等人口大国,因为中等收入和高收入永远是一个相对数,未来这两个国家的人口就要占全球人口接近40%,而高收入的容量只有25%。中国经济增长过程中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就有点像在追赶自己的影子。

经济周期——易被证伪的古旧理论
  经济学上的周期理论,其实也有老朽的感觉。从数学意义上看,所谓周期理论与回归分析法类似,即偏离均值幅度大了,就会回归。
  在资本主义社会的早期,由于政府干预较少,经济的周期性特征比较明显,马克思正是看到了当时社会这一致命缺陷,提出了共产主义理论。如今,无论是哪种体制,政府干预都成为常态,周期被平滑了。
  2009年和2016年中国经济的回升或企稳,其实都是政府强烈干预的结果。2016、2017年第二产业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分别只有3.5%和3.2%,而基建投资增速分别高达17.4%和19%,实在看不出我们正在经历一轮朱格拉周期的上升期(所谓设备投资周期)。
  朱格拉周期是1862年法国经济学家C Jugla在《论法国、英国和美国的商业危机以及发生周期》一书中首次提出的。相隔150多年,这么古老的周期观察是否还适用当今社会?尤其对中国这样一个改革开放至今40年都没有过经济危机的国家,死搬硬套这些周期理论就更不合适了。
  古旧的周期理论之所以在中国还能大行其道,实质上就是这种理论简单粗暴,就像分析星座运势一样,适合于算命——这正是国人特别喜好的。
  观察期不能太短,取样不能太少,周期理论之所以屡屡被证伪,就是创设者或应用者在这两方面都不达标。
  我认为,中国经济增速仍处在下行阶段,符合数理逻辑,因为体量越来越大,总有极限,即便增量不变,增速也会下降。

城市化空间——忽略人口年龄结构
  很多人认为中国城市化的提升空间还很大,因为目前城市化率不足60%,而发达国家的城市化率通常在80%以上。
  问题在于,中国究竟什么时候可以达到80%,不给出时间,结论的意义就不大了。我发现大家在讨论城市化空间的时候,往往会忽略一个维度:人口年龄结构。
  因为人口流动与人口年龄有关,年龄越大,流动性就越差。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5年中国的流动人口数量减少了500万左右,随后两年都继续减少;2016年进城农民工数量首次减少160万,2017年国内运送旅客人次首次出现下降。也就是说,以人口流动为特征的城市化进程几乎已经结束了,余下的就是本乡本土的城市化。
  反观欧美日的城市化过程,都是在人口年龄结构比较年轻的时候就实现了较高的城市化率水平,如日本在上世纪70年代的城市化率就达到了70%,但此后的城市化率上升速度就非常缓慢。
  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一直较快,这与政策导向有关,但目前农民工的平均年龄已经超过全国劳动力的平均年龄,今后外出农民工告老还乡的趋势会越来越明显。
  由于中国当前的人口结构已经类似于日本的90年代,即老龄化水平大幅提高。因此,如果不考虑政策因素,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应该要放缓了。估计未来中国城市化率的水平应该在70%左右见顶。
  中国经济已步入追求质量阶段。如果我们真的看重质量,那么,中等收入水平能否跨越、城市化率高低、GDP增速是否处在周期的上升阶段等都不重要了。
(来源:CCEF。本报有删节。)

 

关于亚太经济网|亚太经济时报简介|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出版:亚太经济时报社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0650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65 国外:D4221 邮政代号:45-65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路369号
邮政编码:510610 电子邮箱:ytbaowebmaster@21cn.com 电话:(020) 38862703 传真:(020)38802233
广告发行热线:(020)38803666 服务监督热线:(020)87658369 订报热线:11185 (020)38803666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亚太经济时报社版权所有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