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服务 |旧版入口 |
亚太经济网
中国经济 正文

中国减税降费“大跃进”

作者:文|本报记者 路俊智   

  

  今年是政府换届之年。回首过去五年,从压缩“三公经费”,落实“八项规定”,到党政机关停建楼堂馆所、清理办公用房……政府的“紧日子”换来了企业和老百姓的减税“大礼包”,而尤为重要的是,面对美国减税,中国能有底气跟进,不能不说是中央的大智慧,真正把好钢用在了刀刃上。

  2018年两会期间,减税成为代表、委员和财经媒体热议的焦点。
  财政部部长肖捷表示,今年全年减税预计将超过8000亿元。同时进一步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行政事业性收费和经营服务性收费等,预计全年减负3000多亿元。减税、降费一齐发力,预计将为企业、个人减轻负担1.1万亿元。
  财新旗下莫尼塔分析,2018年减税超过了历年,减税目标较2017年扩大4500亿;降费目标较2017年扩大1000亿,反映收费项目减免政策会进一步持续,有利于降低企业经营成本。

主动减税降费超2万亿
  广东社科院财政金融研究所钱金保博士认为,本轮减税主要背景是做为供给侧改革的一部分,侧重结构性减税,目的是致力于优化经济结构、产业结构。所以从大方向上讲,减税降费带有国家战略的性质。此外,过去20年总体上中国税收增速超出GDP增速,财政收入、税收长期增长过快,会导致企业负担过重。所以,几年前,中国政府就已经在做这方面工作了。  
  事实上,中国减税降费在2017年已悄然加快。去年两会规划的减税、降费额约5500亿元,但实际减税降费超万亿。2012-2017年,减税降费措施累计为企业减轻负担超过2万亿元。
  根据财新旗下莫尼塔统计,2017年计划减税3500亿、降费2000亿,实际减税3800亿、降费3745亿,减税降费任务均超额完成。尤其是降费力度较大,对于降低实体企业经营成本有积极作用。从国务院常务会议动向来看,2017年降费政策持续加码,不仅包含常规的服务性行政性收费减免,还涉及到网络降费内容,在2017年额外实现企业费用2689亿的减免。
  专家预计,2018年1.1万亿减税降费目标大概率仍会超额完成。
  根据财政部披露的信息,2017年减税方面做的重点工作包括:继续推进营改增,简化了增值税税率结构;进一步扩大了享受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优惠的小型微利企业范围,年应纳税所得额上限由30万元提高至50万元;将科技型中小企业开发新技术、新产品、新工艺实际发生的研发费用在企业所得税税前加计扣除的比例由50%提高至75%。
  在降费方面,2017年国家取消、停征或减免了43项中央行政事业性收费,降低了7项收费标准;取消了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出台阶段性降低失业保险费率、清理规范经营服务性收费等政策。
  事实上,从中国近两年超过万亿的减税额来看,已超过美国减税额。根据美国国会联合税收委员会报告,此次税改会使联邦收入在10年内约减少1.5万亿美元。1.5万亿美元减税,折合每年约1500亿美元。中国近两年减税降费力度已可与美国“对冲”,而如果考虑到两国经济规模差距(美国比中国高出65%),中国减税降费力度已大大超过美国。

进一步减税势在必行
  一般认为,中国税负高于全球主要发达国家。恒大研究院分析表明,全口径下2014年中国的“宏观税负”为35.5%,略高于美国的35%。如果考虑中国社会保障的低层次,中国宏观税负偏高。
  此外,中国非税收入占财政收入比重逐渐上升,2016年达到18.3%,经过清理费用,2017年下降为16.4%。而美国联邦非税收入在美国联邦财政收入占比较低,不足5%。
  恒大研究院认为,中国以企业为主体的间接税体系,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企业负担。中国以间接税为主,主要由企业纳税;美国以直接税为主,主要向个人征税。中国侧重向企业征税,以2016年为例,13万亿总税收收入中,除了1万亿个人所得税之外,其余超过90%的税收都是以企业为征税对象收上来的,包括增值税、消费税、企业所得税等。而美国的税收结构以直接税和个人所得税为主体,直接税占税收比85.3%,个税占联邦财政约50%。
  世界银行联合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发布的《缴税2017》的专题报告中,对全球190余个经济体的企业税收负担进行了分析。在全球企业总税率的排行榜中,中国税收负担排在第12位,比2015年上升一位,远远超过世界平均水平。
  因此,无论是税负水平,还是税收结构,中国都亟待调整。尤其在国际减税大环境下,中国减税降费更势在必行。
  据财政部透露,2018年减税降费政策重点包括三方面:改革和完善增值税制度,实施个人所得税改革,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钱金保博士分析,从近两年营改增实施的效果来看,大部分行业稳中有降,但少数行业税负有所增加,如交通运输行业。对制造业而言,以前只是高新技术企业、龙头企业有税收减免,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对制造业整体减税。制造业在各行业中税负较高,本次明确提出对制造业减税降费,还是有很强针对性的。对于个人所得税改革,个税起征点提高相对容易,但涉及扣除的内容,就比较复杂。如房贷利息扣除,需要和房产税配套,扣除家庭养老支出也涉及不同部门数据协调,而且不容易计算,因此个税改革全面落地可能要晚一点。

减税是财政一号工程
  对于未来几年减税降费前景,多数专家认为谨慎乐观,具体减税降费力度可以视总体经济形势而相机抉择。
  其一,财政收入增速触底反弹。虽然中国一直在推动减税降费,但外界一直担心中国经济、财政收入增长放缓问题。如2016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仅增长4.5%,自2012年以来呈现增幅逐年回落的走势,且为自1988年以来我国财政收入最低增速。而2017年,这一局面已得到扭转。2017年,全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7.4%,其中税收收入同比增长10.7%,这分别比上年加快2.9个和6.3个百分点,增速触底反弹。
  对于财政收入增长较快的原因,财政部国库司负责人娄洪认为,在实施减税降费政策的情况下,财政收入增长较快,是我国经济持续稳中向好,发展质量和效益提升的综合反映。
  近日瑞银上调了中国2018年和2019年经济预测。瑞银称,欧洲和美国的经济增速将较此前的预测更为强劲。虽然中美贸易摩擦可能加剧,但中国出口增速仍将超过之前的预测。经济向好,为持续减税降费打下了基础。
  钱金保博士表示,进一步减税降费不能过于乐观,要把握好度。总的原则是实现税收“稳中有降”。前期营改增是减税降费的一个重头戏,但后期个税等推进难度增大,持续大幅度减税有难度。环保税推进的话还可能增加企业负担。
  其二,政府行政支出进一步降低空间可能有限。中金公司分析,十九届三中全会开启的机构改革将提升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优化政府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各级政府部门减少机构数量、简化中间层次让政府降低支出成为可能。2018年财政支出预算增速3.2%,为1994年税改以来最低水平。
  此外,近年来,我国各级政府积极调整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坚持过“紧日子”。从2012年到2016年,全国“三公”经费支出实现“四连降”,2016年中央部门和地方分别比2012年下降35%、50%。但经过几年连续压减,政府行政支出进一步下降空间可能有限。
  其三,公共领域PPP项目吸引大批社会资金。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末,全国入库项目合计14220个、投资额17.8万亿元。覆盖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涉及市政、交通、环保、教育、文化、养老等19个行业领域。按全部1.4万个项目计算,合计节约地方政府投入5万亿元。去年11月国务院国资委印发《关于加强中央企业PPP业务风险管控的通知》,对央企PPP业务规模从严设定上限,以防止杠杆率过高。央企主动压缩,显示PPP项目整体规模可能已经过大。
  虽然经过大幅减降税降费,政府进一步“让利于民”难度加大,但两会上披露的2018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中,“继续实施减税降费”仍居六项主要工作之首。

 

关于亚太经济网|亚太经济时报简介|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出版:亚太经济时报社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0650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65 国外:D4221 邮政代号:45-65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路369号
邮政编码:510610 电子邮箱:ytbaowebmaster@21cn.com 电话:(020) 38862703 传真:(020)38802233
广告发行热线:(020)38803666 服务监督热线:(020)87658369 订报热线:11185 (020)38803666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亚太经济时报社版权所有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