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服务 |旧版入口 |
亚太经济网
中国经济 正文

治理行政成本要强化预算监督

作者:华中农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王家合 伍颖   

  

  从2007年到2015年间我国行政成本在总量上呈现增长趋势。2007年我国的行政成本为11051.24亿元,2015年增至23212.7亿元。但其在财政支出中的比例却稳中有降。2007年行政成本占财政支出的比例为22.20%,2015年行政成本占比为13.2%。总体的下降趋势表明我国现阶段行政成本得到了有效控制。
  G20发展中国家行政成本占财政支出的比例平均值是11.8%。我国2012年行政成本占财政支出的比例是15.86%,高于G20发展中国家的平均值。G20发达国家中,行政成本占财政支出的比例平均值是9.24%,主要发达国家日本、英国、法国、爱尔兰的行政成本控制水平分别为6.03%、10.02%、9.14%,远低于中国15.86%的水平。
  尼斯坎南认为官僚机构普遍存在极大的内在动力去达成最大规模的预算,同时由于官僚机构与预算管理审批机构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容易造成预算使用上的随意挥霍浪费行为。从政府预算管理过程来看,我国现阶段政府预算的编制、执行和监督环节仍存在较多问题,成为行政成本治理的现实困境。
  预算编制不科学导致行政成本治理缺乏依据。预算外收支、土地出让收支在预算执行上存在一些违规的地方,这些未纳入政府预算收支体系。预算编制体系不健全,收支计划不完善导致预算外的资金脱离预算管理。此外,我国的预算一直采用的是收入按类别、支出按职能的方式进行编制,并未以部门预算作为政府预算的基本组成单位。各部门之间缺乏横向沟通,导致对其他部门项目支出的相关信息不太了解,不能进行部门之间的横向比较,难以对本部门的不足进行修改也难以对其他部门提出建议。
  预算执行软约束导致行政成本治理缺乏刚性。预算执行要强化法制基础。但由于预算法律的不完善及地方政府法制意识的相对淡薄,预算执行往往无法可依或有法不依,出现不依据预算进行支出的现象,比如预算追加、预算调剂、支出削减等,提高了行政成本控制的难度。同时,我国国库支付制度依然存在有待完善的地方,如目前国库集中支付的覆盖面不够广、级次需要扩大,国库业务电子网络化在一些基层单位无法实现,致使部分基层预算单位未能落实国库集中支付。
  预算监督不严格导致行政成本治理缺乏约束。从预算编制到预算执行,社会公众没有真正参与其中,虽然有人大代表对预算表进行审议,但是人大代表也由于各方压力和自身专业知识的不足而导致审议流于形式。

关于亚太经济网|亚太经济时报简介|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出版:亚太经济时报社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0650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65 国外:D4221 邮政代号:45-65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路369号
邮政编码:510610 电子邮箱:ytbaowebmaster@21cn.com 电话:(020) 38862703 传真:(020)38802233
广告发行热线:(020)38803666 服务监督热线:(020)87658369 订报热线:11185 (020)38803666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亚太经济时报社版权所有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