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服务 |旧版入口 |
亚太经济网
亚太观察 正文

美财长重磅炸弹致美元雪崩特朗普欲重演广场协议

  

  

  美元的主动贬值可以视为1985年广场协议的重演。尽管对美国减少贸易逆差的尝试帮助不大,但当年广场协议对日本的影响应受到中国的重视。
  斯世界经济论坛的美国总统,并在当地时间25日发表演讲。
  他的演讲近两千字,其中很大的篇幅被他用来自夸执政一年以来的政绩,增加了就业岗位、提高了家庭收入、放宽了监管,等等,以吸引国际对美国的投资。市场似乎对特朗普的卖力宣传不冷不热。但另一边厢,他的重要幕僚,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的一番话才是重磅炸弹,抢了特朗普的“风头”。他在接受采访时说,美元下跌对美国经济是好事,能在贸易方面带来机遇。姆努钦的话一改长时间以来美国政府对强势美元的支持立场,美元随即应声下跌,美元指数跌破90整数。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大幅上升10%,达6.3198,创2015年汇改以来最高点。

特朗普学习里根经济学
  上个世纪,凯恩斯主义一度是美国政府的主要经济理论依据,以政府积极干预经济及扩张性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刺激投资和消费,调控总需求,达到充分就业和经济发展。尽管这些理论工具帮助美国度过30年代的萧条,但形成的种种结构性问题却导致了70年代的“滞涨”。1981年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上任后推出的减税、压缩福利、控制货币总量等一系列政策将美国拉出泥潭,步入二十年的高速增长期。这种与凯恩斯主义迥异的经济政策被总结为供给学派,里根的经济政策纲领也被人们定义为“里根经济学”。
  特朗普在演讲中洋洋得意地强调,他的减税方案将公司所得税降至21%,让每户家庭年收入增加至少4000美元。正如他在多次讲话中将减税形容成助推美国经济发展的燃料。从竞选期间,特朗普就一直主张美元贬值、减税等与里根经济学类似的保守性经济政策,人们不免将特朗普归为与里根类似的自由主义信奉者。
  与当时一样,现在的美国也面临着因美元长期强势导致了贸易逆差增加的困境。1月5日美国商务部公布,2017年11月美国商品与服务贸易逆差为505亿美元,为2012年1月以来最大规模。里根当时的解决思路是签订广场协议,而让美元贬值,提振出口,减少贸易赤字。尽管其最后的成效不甚成功,但遭遇同样难题的特朗普自然想推出他的“广场协议”。

回看广场协议
  1985年9月,美、日、英、法、西德五国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在纽约广场饭店举行会议,面对因美国贸易巨额逆差形成的国际收支不平衡,五国政府同意通过对外汇市场进行联合干预,诱导美元贬值,以解决美国贸易赤字。随后以时任美国财政部长贝克为首的美国当局多次对市场进行口头干预,表示美元汇率仍有下跌的空间。当时的情况竟与今日姆努钦的言论有几分相似之处。
  但美国的贸易赤字问题没有因美元的贬值而得以解决。因为货币贬值存在“J-曲线”效应,美元贬值在短期没有推动美国出口的增长,在长期又因为美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和日本这一当时对美贸易最大顺差国对进口的限制,美国的贸易赤字在广场协议之后不降反升,在1987年美国贸易赤字甚至达到1520亿美元的新高。里根希望通过广场协议减少贸易逆差的尝试并未获得成功。
  真正推动美国经济走出泥潭的其实是在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下美国政府放宽市场管制促进了金融自由化而成的。由此可见,单纯对货币贬值无法减少贸易逆差。这一观点对于特朗普希望通过贬值化解贸易逆差的尝试同样适用。

日本“失去的十年”
  在减少贸易逆差方面,广场协议是不成功的,但是它对其它参与国家,尤其是日本的影响确极其深远。
  从宏观经济脉络上看,日本在80年代初面临严重的财政赤字;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后,日元对美元开始持续升值;日元升值后大量热钱涌入日本市场引发房地产和金融市场的大量投机行为,为日本经济带来大量由泡沫支撑的繁荣,成为“平成景气”;1989年后泡沫破灭导致日本经济进入长期停滞的“失去的十年”。
  对于这段历史,大量阴谋论认为是美国裹挟日本政府,强迫日元升值而形成泡沫,并刺破泡沫完成收割。但这种观点并不成立,日本尽管在80年代初仍享有大量贸易顺差,但内需疲软拖累了日本政府在石油危机后为经济增长重新提速的努力,造成大量的财政赤字。日本政府也希望通过日元升值提振内需,为出口拉动型经济寻求转型。因此日本政府实际上是促成广场协议的一方。
  使日本经济走入停滞的实际上是日本政府错误的财政和金融政策所导致。在美元主动寻求贬值,人民币升值预期强势,市场普遍从一年前的哀鸿遍野转为乐观的今日,中国政府更应以当年的日本政府为鉴,避免出现政策上的主动失误,葬送好局。

中国不可盲目乐观
  1985-88年间,日元对美元升值100%,在日本国内经济形成了大量由境外拥有的热钱组成的剩余资本。加上日本政府为刺激内需而压低物价和提高工资水平,以及刺激消费和投资而长期维持低利率政策,形成了资本充裕的流动性。但同时将证券、房地产等金融市场的资金准入管制被放宽,使低利率、低物价和高工资水平释放出的流动性全部变成投机资本,形成大量泡沫。
  国际货币组织战略、政策和检查部副处长Papa N'Diaye就认为,金融市场自由化进程需要政府的谨慎监控和管理,日本的经验证明了在市场仍有大量流动性时放宽金融监管是一个错误的时机,只会导致泡沫的形成。在促进消费的政策需求下,市场的流动性更应得到正确的引导。
  目前中国同样面对供给侧改革、强调消费驱动与人民币升值预期强烈三个因素同时存在的情况,对市场流动性的引导和监管更应谨慎,对金融市场的监管也不应贸然放松。这也是今年管控金融风险成为经济首要目标的重要原因。人民币升值给市场的影响是乐观的,不仅不会对中国的进出口带来长期的影响,更能因价值的稳步提升而增强国际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推动国际化进程。但潜在的风险需要有效防范。
  广场协议证明了特朗普希望通过美元贬值扭转逆差的努力难以达成。但日本在广场协议后受到的教训需要中国谨记。

从广场协议到卢浮宫协议
  1985年9月21日,日本大藏省大臣竹下登与友人相约前往成田机场附近的高尔夫球场打球。身穿高尔夫球衣和球鞋的他却秘密将远行的行李放在车后备箱里。在球场打了9洞后,竹下登悄悄消失,随后出现在泛美航空前往纽约的班机中。他此行是去广场饭店与其它四国的财长商讨通过美元贬值来增加美国出口,以改善国际收支不平衡状况的协议。如此掩人耳目是为了秘密行事。1天后,广场协议签订,各国开始干预美元外汇市场,随后美元对德、日、英等主要货币跌幅达50%。但美元贬值并没有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却使美元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受到动荡,1987年G7国家于巴黎达成卢浮宫协议,结束了美元的贬值,稳定美元汇率。

关于亚太经济网|亚太经济时报简介|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出版:亚太经济时报社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0650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65 国外:D4221 邮政代号:45-65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路369号
邮政编码:510610 电子邮箱:ytbaowebmaster@21cn.com 电话:(020) 38862703 传真:(020)38802233
广告发行热线:(020)38803666 服务监督热线:(020)87658369 订报热线:11185 (020)38803666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亚太经济时报社版权所有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