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服务 |旧版入口 |
亚太经济网
亚太论坛 正文

日本的“民主选举”是这样的

作者:宋文洲      来源:2013-03-05 10:30 环球网

  

  我在日本正常纳税,参加各类社会活动,还常在媒体上对日本的社会、经济、甚至政治发表见解,可以说是深度参与了日本社会生活。时间长了,便有日本朋友替我鸣不平说:“你对日本有贡献,为什么我们日本不给外国人投票权呢?”的确,是否给在日本长期居住的外国人以选举权也是热门政治话题之一。

  “你不必为我不平,我根本就不想参加日本的选举,我在自己国家都从来就没见过选票。”此话说的有些凄凉,或许是自己大部分时间在国外,赶不上选举季吧,但和周围朋友聊天发现没摸过选票的人绝非稀有,甚至对如何参选,大家也都一片茫然。

  日本的国会议员是怎么选出来的?

  日本政体上是君主立宪制,政府虽为民选,但选举制度和美国不同,属于间接选举。选民选出议员,议员再选出首相,首相决定内阁,也有权解散议会。天皇是国家象征,没有行政权力。

 
  选民在投票时要投两种票,一张写自己喜欢的候选人,另一张是写自己支持的政党。因为很多情况下,选民喜欢的候选人不一定属于他支持的政党。就好比你信任龟田,希望他代表本地区进入国会,龟田是民主党员,而你更支持共产党。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在第一张选票上写龟田,在第二张选票上写共产党。

  投票完成当天,选举委员会马上统计两种选票的数量。每个选区有N个议员名额,依据候选人的得票多少依次排列,得票最多的前N个候选人就当选议员了。因为这些议员是被称各个小选区直接选出来的,所以叫“小选举区代表。”

  日本全国被分成若干小选举区,每个小选举区的议员名额是固定的。按理说议员名额应该和选民人数成正比才合理,但考虑到一些偏远地区人口虽然少,但面积大,包含的行政等级又高,所以给的名额与其人口的比例要比大城市高得多,从而导致有些大城市每张票的影响力,远小于偏远地区,甚至偏远地区得1张选票的影响力等于3张大城市的选票。

  由于议员要代表选民的利益,每张选票效力不平等的话,就等于侵犯了大城市的选民的权利,这也触犯了人人平等的日本宪法。这就是目前日本选举制度一个缺陷。

  还有另一种议员,叫“比例代表”,他们不是小选区选民直接选出来的。前面提到不是还有一张只写政党名字的选票吗?这种票会被选举委员会全国统计,形成各政党的“政党支持率”,各政党根据这个支持率,分得“比例代表”的议员名额。至于这个名额给哪位党员,那就是各个政党自己内部的事情了。各政党一般会把一些老资格党员,对党有贡献的干部,安排为比例代表,根据事先定好的序列,等待分配“比例代表”的议员名额。石原慎太郎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成为众议员的。

  日本政府是民选政府吗?

  在去年底的大选里,自民党获得了众议院半数以上的议席,但其政党支持率却是百分之二十几。也就是说选民们的第一张选票(即候选人选票)投给了自民党的某位候选人,而在第二张选票(即政党选票),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投给了自民党。

  这说明,本来选民并不是那么支持自民党的,更不是那么支持安倍。尤其安倍在上次任职首相时,曾因腹泻当过逃兵,很多选民们对他没有好感。但是选举之后,议会被自民党控制,而自民党又被安倍控制,等于日本政治被安倍控制。这就是日本政治的杠杆作用,这也是间接选举制度的一大缺陷,目前却无更好的方法代替。

  很多日本选民都对这种间接选举不满,但日本保守势力反对直接选举,他们的理由是:直接选举产生的日本首相,将更有权威,更具有代表全民的合法资格,这样会大大削弱天皇的权威。

  目前的政治是目前的民意

  从上面议员产生的过程你就可以看到,日本的选举运作是非常复杂的,但也比喻成大家都比较熟悉的企业运作,其中选民是客户,选票是订单,政策是商品,议员是销售员,政党是企业,首相是企业的董事长。和企业不同的是,客户同时还都是持股人。

  日本法律规定,众议院每四年重选一次。除此之外,当首相认为有必要时时,也可随时解散众议院,之后根据法律规定,重新选出新的众议院及首相。

  由此可见,日本的议员不象中国的人大代表那样,可以一任5年,甚至连任很多年。近10年来,日本连首相都换了8次,更别说随时可能解散重选的议员了,所以,虽身为国会议员,他们总是提心吊胆,没有可以放心享乐的时候,谁也不能保证下次还能当选。我有很多议员朋友,他们都很谦和,因为他们随时需要别人的支持。他们的口头禅是:“落选了就是个普通人”。

  去年年底的大选,就连日本有名的政治家田中角荣的女儿都落选了,前首相鸠山也知难而退,直接宣布退出选举。没有一个政客能保证自己永远控制日本政治,这也是日本政治健全的一面,也为将来中日关系改善留下契机。

  但是,正如大家所知,过去六年里,日本几乎每年都在换首相,政治的不稳定,造成了政策的不安定,带来了国家战略的漂移,给日本民众留下了很多精神上的创伤。在选民的心里,人们逐渐失去了对政策的兴趣,开始向往政治安定,向往“强势领导”。石原慎太郎和安倍晋三正是在这个需求下获得支持的。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强硬,敢于说出以前首相不敢说的话来。

  实际上这种需求早有市场,民主党后期的野田佳彦首相,实际上一点也没有向中国示弱,他周围的重要人物,几乎都是鹰派。但是,那还是满足不了日本民众更强硬的需求。

  从这一点上来看,我们没有必要把目前的中日关系的责任都推在右派政客身上,日本的选举都是真枪实弹的,绝非作秀,政治是选民的综合要求的体现,尽管存在一些缺陷,但不符合民众需求的政治家会很快被淘汰掉。

  政治游戏和市场运作一样,受到很多内在和外在因素的影响,有时会在一瞬间产生转折性变化。大多数选民并没有固定的政治倾向,往往是厌倦了一个又再寻找另一个,也就是“喜新厌旧”。上一次民主党大胜,就是因为选民们厌倦了自民党的长期统治。现在选民们又对民主党的执政能力极其失望,于是又不得不羞答答地把希望重新寄托给自民党那里,所以他们在一张选票投给了属于自民党的候选人,而另一张选票却坚持不投给自民党。我岳母就是这样的一个选民。

  很多日本人觉得选谁都一样,矬子里也挑不出大个儿来,干脆就不去投票。我老婆就是这样的选民。每次日本大选,都有大量的选民不去投票,上次选举的投票率为59%,有4成选民根本就没去投票,这也是日本民主政治的一大烦恼。

  选举非常复杂,由选举产生的体制更是复杂。如果大家感兴趣,以后可以继续谈谈。但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不理解日本的选举,就很难理解日本的政治运作,就更无从有效地把握对日外交关系。

关于亚太经济网|亚太经济时报简介|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出版:亚太经济时报社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0650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65 国外:D4221 邮政代号:45-65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路369号
邮政编码:510610 电子邮箱:ytbaowebmaster@21cn.com 电话:(020) 38862703 传真:(020)38802233
广告发行热线:(020)38803666 服务监督热线:(020)87658369 订报热线:11185 (020)38803666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亚太经济时报社版权所有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