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服务 |旧版入口 |
亚太经济网
亚太看中国 正文

CEIP:为什么中国更喜欢投资欧洲

作者:编译|周梦蝶   

  

  长期以来,人们认为中国企业的对外投资都会倾向于美国市场,但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Yukon Huang的研究表明,欧洲才是这些投资者更为青睐的市场。
  关于中国对外投资,为什么对欧洲和美国市场有着迥然不同的态度?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CEIP)高级研究员Yukon Huang近期出版的著作《破解中国难题(Cracking the China Conundrum)》中,有篇专述《为什么中国的对外投资更青睐于欧洲而不是美国》分析,中国对美国和欧洲的直接投资政治因素也许比经济因素更为重要。数据显示,在过去的十年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中其实只有2~3%流入美国,而更多的资金流向了欧洲。这是因为欧洲与中国的市场在产业结构上更具互补性,且欧盟对这些投资的态度也更为包容和欢迎。
  Yukon Huang在文章中认为,中国在美国和欧洲的对外直接投资由于其巨大的规模而闻名,但其影响也备受争议。中国的私人投资者希望通过对外投资而使资产多元化。同时,中国的大型国有企业希望通过投资来获得技术和在全球市场中占据有利的战略地位。
  美国和欧洲的很多国家希望这些投资的涌入能够带来大量新的就业机会。但一些国家也抱怨如此大规模的资金会导致本土企业面临着与这些中国企业的不公平竞争,而且他们认为将一些先进的技术售卖给中国企业会产生不可忽视的安全隐患。
  Yukon Huang指出,过去有一个普遍的观点认为,大部分的中国海外投资直接投入了美国市场。但其实这样的观点有误,在过去十年里,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总额中其实只有2~3%的资金进入了美国,而进入欧洲市场的资金总数其实更多(见右下图表)。按国内生产总值和贸易规模衡量,欧洲是与美国同一重量级的经济体。
  同样的,美国对中国的直接投资比起欧洲国家对中国的投资其实也比较少。这是因为来自欧洲的资金主要集中在制造业,而且欧洲国家比较有优势的制造业领域刚好是中国比较薄弱的环节。因此欧洲正好填补中国市场所缺失的部分。而美国所出口的资金主要集中在农产品上。
  Yukon Huang分析得出的结论是,经济因素并不能完全解释中国的投资者为何会有如此的选择,政治因素扮演着重要角色。他认为,由于欧洲与中国的市场有更多的互补性,中国的投资者更青睐于投资欧洲市场,而欧盟对这些投资的态度也更为包容和欢迎。
  中国对欧洲的投资意向其实也是以不同产业来区分的。荣鼎咨询公司(Rhodium Group)的研究发现中国的投资集中于欧洲的能源与公共设施,以及与汽车、运输系统相关联的机械设备。而美国的强处在于其娱乐产业,以及金属和矿产行业。但是出于对正在持续减少的外汇储备的担忧,中国限制本国投资者进入这些行业,正如阻止了大连万达集团试图以十亿美元收购克拉克制片公司(Dick Clark Productions)的方案那样。
  对中国来说,欧盟是一个更容易进入和适应的市场。因为在这个市场里,中国投资者总能寻找到更好的合作伙伴。Yukon Huang引用了一句中国古语“分而治之”来解释。如果其中一个欧盟国家限制了中国资本的进入,那这些资本能够轻而易举的进入欧盟国家里的另外一个成员国。因此,英国的脱欧将会让英国市场对于中国投资者的吸引力大大下降,因为他们的资金将不会再轻松地从英国市场向欧洲市场转移。
  对于与美国某个州建立合作关系是可能的,但Yukon Huang认为,在这个市场里的美国企业是受美国联邦政府严格保护和掌控的。中国企业与其展开合作的难度会比在欧洲这个开放的市场与欧洲企业展开合作困难得多。因此相比起来,这是一个弱势所在。
  美国政府在安全领域的担忧则是另一个阻碍中国资本进入美国市场的障碍。技术上的优势是美国企业能够在全球市场中占据领导地位的核心因素。
  而中国企业尤其是大型的国有企业对美国的投资受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的监管,这一机构决定了中美企业之间的交易是否引发反垄断和国家安全问题。中国对美的直接投资仅仅占美国所接受的境外投资的几个百分点。但中国企业被列入外国投资委员会审查案例的数量却占这份名单的近四分之一。
  在高科技领域这样的案例尤为突出。在2012年的后半年,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建议外国投资委员会以国家安全为理由阻止来自中国的华为集团(Huawei)对美国企业的并购行为。而华为在欧洲却受到了完全不一样的待遇。英国政府为华为的技术建立一个特别调查中心,并且通过这个调查中心来确定华为的技术符合英国政府的安全标准。华为如今在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移动网络基础设施的支出,占其总支出的22%,而在北美地区的支出,却不足总数的3%。
  Yukon Huang也指出,这样的成果并不长远。在英国的脱欧公投之后,英国首相特蕾莎•梅释放出将会以国家安全为由搁置中法联合在英国投资的核电站计划的信号——尽管这个信号最后被澄清。还有就是德国对中国家电制造者收购德国先进工程公司库卡(Kuka)也表示担忧,以及法国总统马克龙最近对中国投资在安全方面的影响也表示保留。
  再加上随着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增加,美国和欧洲企业对其进入中国国内市场所遇到的困难表示抱怨。互惠主义将会变成双方谈判的重要筹码。
  解决这些难题最好的办法是正在谈判中的双边投资协议的签订。但是中国与欧盟的谈判却因英国的脱欧问题而搁置,而特朗普政府也会阻止一切鼓励美国企业对外投资的顺利签订。
  对于欧洲和美国来说,更多来自中国的投资以及中国政府对本国一些受限制领域的逐渐开放,都会给双方带来明显的收益。

关于亚太经济网|亚太经济时报简介|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出版:亚太经济时报社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0650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65 国外:D4221 邮政代号:45-65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路369号
邮政编码:510610 电子邮箱:ytbaowebmaster@21cn.com 电话:(020) 38862703 传真:(020)38802233
广告发行热线:(020)38803666 服务监督热线:(020)87658369 订报热线:11185 (020)38803666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亚太经济时报社版权所有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