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服务 |旧版入口 |
亚太经济网
产业资讯 正文

亲睹良公作画记

作者:文|吴 瑾 广州画院   

  

  我八岁就拥有良公(关良)的一张画。在记忆中仅剩很模糊的印象,画的是一个黑面将军,据说是窦尔敦。妹妹也有一张,画的是一个手举茶杯托盘的小姑娘。
  两张画并排挂在客厅东北角靠近走廊的壁上。这一对二尺见方大小的细边酸枝框,不时也换装其他画,黑嘛嘛的黄宾虹就是其中之一。

千里之交
  良公是父亲(编者注:本文作者父亲吴子复,著名书法篆刻家、美术理论家。)的好朋友,住在上海。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大凡有熟人朋友去上海出差公干。父亲总会写封信,带上一点手信,让他去拜候良公。去的人大都有机会讨到良公的一张画。父亲的学生、篆刻家何作朋去上海就得到了良公赠画。他为良公刻了一枚姓名印,后来良公送我的画上恰好用了这个印。

家宴良公
  过了许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那两张画是良公1960年来广州时,在我家画室里画的。
  父亲与关良相识于二十世纪20年代中。其时关良留日归来,先后在上海美专与广州“市美”任教,是父亲的老师,其后两人先后参加北伐。30年代中,两人又同在“市美”任教。由于性格爱好相近,谈得很投契。抗战时期分开,一直都有通信联络。
  1960年秋,良公来广州,住在爱群大厦九楼。时值经济困难,副食品严重缺乏。父亲吩咐学生李家培,骑单车去黄竹岐自由市场,买回大鹅一只和田鸡等,在家宴请良公。
  饭后良公即席作画。父亲在一段画跋里记下这事:
  “余与良公分别二十余年矣。庚子初秋从沪上来,雅集野意楼,兴酣命笔,挥洒至迅,自未达酉,成剧中人物图十余帧,分赠诸生……”
  这次聚会还有画家谭华牧先生,父亲的学生关晓峰、李伟、李家培兄弟、林少明、莫与京等。诸生从父亲学画多年,耳闻目染,都极其崇拜关良的艺术。能够亲睹良公作画,并能直接得到良公佳作,众人都欣喜不已。

劫后重逢
  良公再来广州是在18年之后的1978年,他与父亲是经历过残酷的“文革”历练之后的劫后重逢。
  那年元旦刚过,苏烈来报京沪画家要来广州度岁的消息,说由出版社负责接待云云。父亲闻讯随即写信给良公,相约期待已久的重聚。
  良公这次来穗住了一个多月,在广州度过戊午(1978)春节。除了接待单位安排了一些诸如参观美院、省博等活动之外,大部分时间都是会见亲朋故旧,应酬各方面的宴请,或在宾馆作画以应所求。

良公作画
  戊午正月初二,一早父亲吩咐哥哥去接良公过来。良公夫妇到来,大家互道新年祝福,坐下饮茶品尝广州油角、煎堆、萝卜糕等,气氛甚为融洽。
  良公话不多,总是笑咪咪,是个和蔼慈祥的老人。关夫人顾卓英女士,上海人儒雅斯文,小声与母亲拉起家常。说起十几年前在此雅集的事,许多感慨。说到谭公华牧逝世已一年多,也难免伤感。期间来拜年的亲友也许多,记得陈景舒也来了,介绍与良公认识。
  午饭后,照例请良公作画。
  父亲拿出一本册页,良公先画一人舞剑前冲,一花脸老官举手执扇向后躲避的武剧图,题赠给父亲。然后,又在一种露出纤维的日本高级书画纸上写孙悟空闹桃一张,题赠给母亲。大约不到一小时完成。
  目睹良公作画的全程,实际并非原想的那样,以为他这种画是随意率性涂抹而成的。只见良公略为审视一下宣册,先用浓墨勾出人物面谱轮廓,依次画眼鼻、须口、上衣等,再用淡墨写手脚动态,然后上淡彩,眼睛是最后用焦墨小心翼翼地点上的。用笔缓慢悠然,笔笔全神贯注没有丝毫松懈的。绝无恃才傲物肆意猛戳的名家气派。
  春节期间,来往的人很多。父亲利用间隙时间,为良公刻印一对,写对联二、册页二、条幅一。

 

关于亚太经济网|亚太经济时报简介|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出版:亚太经济时报社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0650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65 国外:D4221 邮政代号:45-65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路369号
邮政编码:510610 电子邮箱:ytbaowebmaster@21cn.com 电话:(020) 38862703 传真:(020)38802233
广告发行热线:(020)38803666 服务监督热线:(020)87658369 订报热线:11185 (020)38803666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亚太经济时报社版权所有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