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服务 |旧版入口 |
亚太经济网
产业资讯 正文

利收购案找不出丝毫破绽 德或收紧中资并购

  

  

  吉利对戴姆勒的收购竟如暗度陈仓一般令人吃惊。但在德国政府进一步收紧监管之后,这种教科书般的收购模式以后恐怕难以被复制。但凭借这笔收购,吉利和戴姆勒都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中占据主动。
  “吉利将中国国旗插在欧洲汽车工业的心脏”,彭博社如是描述中国民营汽车企业吉利集团对欧洲汽车工业巨头戴姆勒集团(Daimler AG)的收购。2月24日,当中国人还沉浸在春节的喜悦,而欧洲即将遭受极端寒冷天气的困扰时,李书福在全球汽车行业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当日,吉利方面发布声明称,已通过海外主体企业收购戴姆勒集团9.69%,具有表决权的股份,成为该集团的最大单一股东,并承诺长期持有该股权。随后戴姆勒方面也在其官方平台上确认了这笔收购,吉利已拥有该公司超过1.036亿股的投票权,市值约73亿欧元。

吉利剑指新能源
  对于这笔收购的原因,李书福直言不讳:21世纪的全球汽车行业,正面临巨大创新机遇,也面临来自非汽车行业公司的挑战,各个汽车企业单打独斗,很难赢得这场战争。吉利选择主动抓住机遇,通过协同分享来占领技术制造点。
  中国是一个超过3000万辆的汽车市场,但这个市场已经容不下太多的竞争者。当越来越多科技企业都对这块肥肉垂涎三尺时,原本处在市场内的落后者势必遭到淘汰。很显然,李书福预见了这场竞争的的残酷性。为了让吉利成为可以留在市场内的那位胜利者,李书福选择主动出击,以技术合作创造战略协同的可能性。
  他说,吉利希望与戴姆勒在数字技术、新能源和共享出行等领域展开合作。而根据全球知名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的分析,这些领域恰恰会对汽车行业的未来产生颠覆性影响,将彻底改变行业的游戏规则。
  总部位于上海的汽车投资咨询公司Automobility Ltd的CEO比尔?拉索(Bill Russo)因此指出,将戴姆勒的技术储备融入到吉利的汽车生态系统中是李书福这一笔收购的首要目的。
  彭博社的文章称,自从卡尔?本茨组装了第一辆汽车开始,汽车行业正迎来开创下一个百年历史的革命,而李书福希望成为引领这场革命的人。

戴姆勒扩大在华合作空间
  吉利入股戴姆勒绝非是简单的财务投资,而戴姆勒接受吉利的入股也有其战略考虑。一直以来,戴姆勒在华的最大合作伙伴是北汽集团。两者于2005年成立合资企业北京奔驰,并从2012年开始一直在商讨交叉持股的可能性。但据悉迟迟未能实现的原因是北汽集团作为国企的身份复杂性。同时,戴姆勒也与比亚迪有着合作关系,两者在2010年合资成立电动车品牌腾势。
  但无论北汽还是比亚迪都未能凭借合作关系入股戴姆勒,反而被吉利捷足先登,主要原因或许在吉利收购沃尔沃的成功案例上。
  2010年,吉利以18亿美元对沃尔沃轿车公司完成全资收购。在当时,这笔收购并不被外界所看好。但随后,这家深陷财务困境的瑞典老牌汽车制造商迅速在吉利的带领下实现复兴。吉利也推动了沃尔沃在中国的销售表现,使其在2017年实现了销量同比增长25.8%。再加上,从沃尔沃到最近的宝腾和路特斯,吉利对其所投资的海外汽车品牌一直保持尊重并且保护其进行独立发展的策略,并不轻易对品牌本身的运营和发展施加影响。
  吉利成功的海外收购和经营经验也给了戴姆勒更多的信心。对于这家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商来说,在与比亚迪合作的腾势未获得市场青睐的情况下,想扩大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将筹码全部压在北汽身上显然是不够的。抓住与吉利的合作机会更能在新能源的竞争中不落于人后。
  比尔?拉索也认为,如果吉利能帮助戴姆勒进入中国的巨大市场的话,他们是愿意与吉利在电动汽车技术方面展开合作的。
  在这笔收购中也能看出戴姆勒没有厚此薄彼的高深战略目光。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戴姆勒宣布将与北汽共同投资119亿人民币,在中国建设全新生产基地,计划用于生产新能源汽车在内的多款奔驰车型。
  同时与中国两大汽车制造商建立密切关系,不仅能够借用它们在中国经营已久的丰富渠道和资源来扩大在华销售,更能在新能源这个充满未知数的市场里拓展合作的空间。

德国或进一步收紧监管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称,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笔收购没有存在明显的违规行为。德国经济部长布丽吉特?齐普里斯也表示这属于“商业事务”,因此不会进行干涉。但她也补充道,德国政府会“特别留意”对此特别留意,避免外国利用德国的开放实现本国产业利益。
  德国政府方面并没有对这笔收购表露出过激的反应,但还是保持着一定的谨慎。路透社指出,德国政府的部分官员担心中国政府正通过海外并购在欧洲乃至德国获得太大的影响力。过去两年,中资对德企的几桩收购案例,尤其是美的收购库卡都刺激了德国政府在这方面的敏感神经。
  2008年,保时捷就曾悄然拿下了大众集团超过50%的股份,差点完成收购。事后,德国政府收紧信息公开政策防止类似“偷袭行动”再次得逞。
  而在这次吉利对戴姆勒的收购案中,据目前的信息透露,从去年双方首次接触到完成收购仅用了半年时间。德国政府在股权收购的3%和5%的比例中设置了两条强制披露红线,但吉利利用了金融衍生品等复杂的资本运作成功避开两条红线,给人暗度陈仓的感觉。可以说,吉利的这笔收购无论是谋划还是实际操作都堪称毫无破绽。
  得益于戴姆勒分散且稳定的股份结构,吉利在仅取得9.69%股权的情况下,就成为了最大的单一股东,与德国收购一家上市公司25%以上股权需要经过政府主管部门审批的相去甚远。
  在木已成舟后,德国政府也希望对政策作出收紧。根据路透社报道,德国政府将考虑对现有政策规定是否要求企业展现足够的透明度和实施更严监管。
  德国政府所担心的,还是其宝贵的专业技术落入外国手中。
  美的收购库卡后,德国成为第一个收紧外资收购法规的欧盟国家,把干预目标扩大到涵盖各类涉及本国“关键基础设施”的企业。但何为“关键基础设施”,恐怕是一个非常主观的概念,就像方便面华丽的包装上也会写着最终解释权归本公司所有。
  在未来德国政府收紧外资收购本土企业的情况下,吉利对戴姆勒堪称教科书式的收购案例恐怕难以被复制。

关于亚太经济网|亚太经济时报简介|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出版:亚太经济时报社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0650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65 国外:D4221 邮政代号:45-65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路369号
邮政编码:510610 电子邮箱:ytbaowebmaster@21cn.com 电话:(020) 38862703 传真:(020)38802233
广告发行热线:(020)38803666 服务监督热线:(020)87658369 订报热线:11185 (020)38803666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亚太经济时报社版权所有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