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服务 |旧版入口 |
亚太经济网
品质生活 正文

新常态下广东乡村旅游转型升级的对策研究

作者:邹开敏   

  

  国务院《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再次提出“大力发展乡村旅游”。国务院常务会议又专题研究并提出“鼓励发展乡村旅游”。乡村旅游正处在一个提质升级的关键阶段和蓬勃发展的大好时期。但是,进入新常态时期,广东乡村旅游的发展严重滞后于城市需求的变化、城乡旅游互动仅限于城市客源流向农村地区、农村地区的乡土文化在现行的旅游业发展下受到巨大的冲击和挑战而近乎消亡、农民及其所在社区的利益常常被忽视,乡村旅游因当地人外出打工而失去农村生活氛围以及城市对乡村旅游的带动作用仍然不大等问题限制了乡村旅游对广东经济发展推动作用的进一步发挥,尤其是对粤东西北地区的经济拉动作用有限。广东作为乡村旅游资源丰富的地区之一,乡村旅游发展潜力巨大。因此,新常态下有必要对广东的乡村旅游进行转型升级,才能有效提升乡村旅游对广东区域经济发展推动力量,同时实现广东乡村旅游自身的可持续发展。
新常态下广东乡村旅游转型升级非常紧迫和必要
  在广东进入经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背景下,广东经济已进入“新常态”。在此背景下,广东乡村旅游业的发展也有了新的任务和目标。
  目前,广东社会经济进入新常态。广东经济增速从高速转为中高速,尤其是工业整体增速的降低,使得旅游业、文化服务业以及创意产业对消费的支配作用越来越明显。广东旅游业目前正处在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中,但还需要进一步改革以激发其巨大的发展潜力。广东乡村旅游资源丰富,发展潜力巨大,是广东旅游业的重要组成部分,理应在新常态下的旅游产业转型中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在新常态下,消费者的旅游消费从过去走马观花的风景欣赏消费需求逐渐上升到更多的精神消费追求,处处体现出“文、体、美”的概念和 “多、新、奇”的个性化消费倾向。广东经济发达,居民出游率高,尤其是乡村旅游更是周末和节假日的出游主战场,丰富多彩的消费方式必然要求广东乡村旅游朝着满足多层次和多样性旅游需求的方向发展,迫使广东乡村旅游旅游产品向观光、休闲、度假转变。
  粤东西北振兴战略省委省政府主动适应新常态作出科学决策。粤东西北地区的乡村旅游资源占全省的50%以上,是广东乡村旅游的主要分布地域。相对于承接珠三角地区的工业转移,发展乡村旅游污染小,生态环保,符合可持续发展的要求,是振兴粤东西北经济提升的一个重要突破口。因此,随着粤东西北振兴发展步伐的加快,乡村旅游转型升级势在必行。
  当前,城镇化战略加快推进,农民被赶进城镇,农民宅基地被打主意,传统文化遭遇冲击,乡村教育不切实际,丑陋新农村代替美丽旧村落,进了城的农民没有就业机会。可以说,城镇化冲击下乡村景观和乡村文化正在迅速毁灭。对于新一波城镇化引致的灾难性后果,只有发展乡村旅游才能拯救古村落。但现阶段的乡村旅游无法满足拯救广东古村落和广东乡村文化的需求,因此,必须对乡村旅游进行转型升级,引进现代农业、观光农业、农村现代服务业共同带动的乡村现代化模式——“1+3”模式,才可以促进农民就地城镇化、村内城镇化、就地现代化。
广东乡村旅游现状
  近年来,广东乡村旅游的发展实现历史性跨越,与全国乡村旅游发展水平基本相当。但与四川重庆连片式、贵州遵义扶贫式、江西婺源最美乡村式乡村旅游发展模式仍有一定差距,广东的乡村旅游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
  从产业功能上来看,广东乡村旅游产业功能单一,各地在发展乡村旅游过程中过分看重乡村旅游的经济功能,即农民就业增收,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其社会、文化、教育、生态、养生、休闲度假等功能,未能充分发挥出乡村旅游作为复合型产业的作用。从产业融合上看,广东乡村旅游未能建立起全面的合作机制和运行机制,推动乡村旅游产业与多种产业之间合作,导致乡村旅游产业发展水平较低。从产业聚集方面看,目前广东乡村旅游缺乏统一规划和管理,部分乡村旅游的经营户都是在利益的驱使下盲目无序的开发乡村旅游,经营处于散点式和小规模的发展,没有连成片区状态,力量分散,难以形成聚集效应。从产业链条上看,广东乡村旅游的产业链过短过窄,旅游六要素“吃、住、行、游、购、娱”中仅仅覆盖了吃、行、游三个要素,乡村旅游中游客住、购、娱等的活动少之又少,产业链条不完善。
  旅游产品方面,广东乡村旅游产品结构单一,功能简单,基本停留在观光、采果等初级阶段,未能形成深度开发的系列产品体系。虽然近年来涌现出了一些农业生态园和民俗节事旅游等,但这些旅游项目至今仍处在粗略型开发阶段,活动内容单调乏味,缺乏参与性和体验性。此外,广东乡村旅游产品特色差异不明显,基本呈现产品雷同、内容泛化的局面,尚未形成品牌效应。很多地方在旅游开发过程中,一味追求标准化、现代化,乡村性消失殆尽。第三,在乡村旅游产品开发过程中,由于受资金和技术、人才等多方面的限制,产品质量低下,吸引力不强。
      目前,广东近郊的乡村旅游地除在吃、住方面旅游服务设施相对较完善之外,其他方面如购物、娱乐等设施很少甚至没有。在一些农业观光园里,娱乐设施简单,类型单一,有的农业观光园根本没有建设可供游客舒适逗留的设施,甚至连可供休息的场所、凉亭、茶室、商店都很少,除了可供游客打麻将、扑克的场所较多外,其他休息娱乐的地方不多。另外,广东乡村旅游的经营者由于素质不高,导致服务不规范,随意性大,接待水平较低。同时,经营者与经营者之间的组织协调程度差,利益冲突十分明显,市场定位与细分工作远远不到位,散乱经营、重复建设、低水平的同质化恶性竞争严重。
  此外,广东乡村旅游还存在可购买的旅游商品少、社区参与不够、经营户利益分配不公、人才引进难等问题。
      新常态下广东乡村旅游开发面临着发展的新机遇、新挑战。广东乡村旅游的开发与持续发展要有长远的目标,要以城乡统筹为指导,以实现城乡一体化为目标,使乡村旅游成为广东旅游业中的重点产业,成为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和满足大众休闲需求的民生产业,成为缓解资源约束和生态文明建设的绿色产业,成为发展新型消费业态和扩大内需的支柱产业。
广东乡村旅游转型升级的对策
  在升级转型过程中,广东乡村旅游应当坚持“以市场为先导、以政府统筹为辅助、以乡村生态环境为依托、以乡村文化为灵魂、以乡村生活体验为基础,以休闲度假为功能、以教育培训为支撑”的发展思路。
加强组织引导工作
  各级政府要深刻认识到推进乡村旅游发展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乡村旅游作为推动粤东西北地区经济发展的有效途径,能大大改善广东长期存在的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各级政府要明确自己在发展乡村旅游中的职责和任务,紧紧围绕如何把发展乡村旅游将城乡统筹的目标结合起来,尽快研究制定扶持乡村旅游产业发展的政策措施,切实加强乡村旅游发展的组织引领。如要鼓励本市的规划设计单位深入乡村,为乡村旅游做出一流水准的规划和设计;鼓励科研单位和高校的专家学者积极参与乡村旅游的研究,并将研究成果应用于实践工作中。同样,政府还要鼓励本市的各类文化单位积极参与到乡村文化的挖掘、利用和保护方面的工作中去,如各级歌舞团要常年派出专业技术骨干深入乡村景区,帮助景区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编排出档次高、时尚感强的歌舞节目,提升乡村旅游产品的文化档次。
突破融资、人才、用地、信息化瓶颈
  打破传统的由政府单一投资搞旅游的投资模式和保守观念,要坚持政府主导、市场运作、企业主体的原则,切实保障这一产业的投入,推动乡村旅游产业投资体制由单一化向多元化转变,形成多元化的乡村旅游产业投融资体系,建立多层次的乡村旅游产业投融资体系。同时,加快推出各项吸引投资的优惠政策。
  乡村旅游的转型升级离不开高素质人才的智力支撑,这就对乡村旅游的教育培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政府要高度重视乡村旅游人才引进与教育培训。一是对村民观念转变的引导,二是对村民进行旅游知识和技能的培训,三是对于乡村旅游规划人才、乡村旅游管理人才、乡村旅游经营人才等专业人才的引进与培养,可以通过与旅游院校合作来完成。
  在土地流转政策的设施方面,必须坚持政府的扶持与规制,向农民宣传土地流转相关政策,创建合理机制引导土地流转,积极探索合理的土地流转模式,确立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健全和完善景区失地农民的社会保障体系,保障土地流转市场的健康,从而推动乡村旅游的规模化和产业化发展。
  乡村旅游信息化建设是实现产业转型、提升乡村旅游品质、促进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重庆乡村旅游要构建一个数字旅游综合服务系统,为游客提供目的地吃、住、行、游、购、娱等全方位的旅游信息,同时还为游客提供酒店、机票、租车、门票等多样化的旅游预订服务。这个系统还是目的地旅游资源整合、集中对外展示的一个平台,涵盖B2B、B2C等多种电子商务模式,免费向公众开放。
加大乡村文化建设提升乡村旅游发展后劲
  深挖本土乡村文化内涵。各级文化局要组织人力对全市的乡村文化尽快进行普查、摸底、认定、建档,做好农村文化资源的勘察和规划工作,加强对原生态的乡村文化的抢救、挖掘、继承和发扬,在开发和建设上要遵循“保护风貌、浮现文化、适度配套、和谐发展”的原则,在保护的基础上进行开发,使农村文化资源开发走上规范有序的轨道;将农村的民间艺人纳入乡村旅游旅游的队伍中,将他们的歌曲、诗词、书画、舞蹈或其他民间艺术样式作为乡村旅游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对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要进行保护;鼓励城市中的创意、策划、咨询机构和文化艺术专家重视乡村旅游建设,走进田野,走进村寨,参与乡村文化的挖掘和提升工作,指导乡村旅游经营者充分利用当地文史资源,民俗艺术,如草织、藤编、雕刻、手工艺品、地方舞蹈、戏剧、音乐和古迹史话、传说等,提升乡村旅游的品位。
完善相关旅游政策法规推动乡村旅游产业科学发展
   在乡村旅游立法方面,重视乡村旅游业发展对广东经济发展,尤其是振兴粤东西北地区经济的积极作用,应积极制定相应的政策法规,明确乡村旅游业的地位和作用,并通过法律、法规保障乡村旅游业的发展,为乡村旅游业的发展提供制度和法律保障。应充分发人大常委会在发展广东乡村旅游产业中的积极作用,确保乡村旅游产业依法、科学发展。在《旅游法》和《国民旅游休闲纲要》的指导下,根据实际情况,先行制定一些规范乡村旅游产业发展的地方性法规,诸如旅游资源保护条例、旅游交通管理办法、导游人员管理办法,旅游电子商务管理办法等,抓紧旅游综合立法,加快制定旅游市场监管、资源保护、从业规范等专项法规,不断完善乡村旅游的相关法律法规。
推动社区参与保障农村居民的利益
   《关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要城乡统筹联动,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推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和公共字眼均衡配置,让农民平等参与现代化进程、共同分享现代化成果。因此,乡村旅游开发应深化农民主体都在旅游开发中的参与程度,特别是应从目前以服务性劳动为主的参与形式,逐渐向乡村旅游的规划、开发和经营之中,成为乡村旅游发展的核心参与主体。这就要求乡村旅游的发展在产业建构上,除了为当地农民提供足够的生活空间和就业机会,更要确保当地农民能够在旅游开发中实实在在的得到实惠。(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所副研究员)

关于亚太经济网|亚太经济时报简介|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出版:亚太经济时报社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0650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65 国外:D4221 邮政代号:45-65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路369号
邮政编码:510610 电子邮箱:ytbaowebmaster@21cn.com 电话:(020) 38862703 传真:(020)38802233
广告发行热线:(020)38803666 服务监督热线:(020)87658369 订报热线:11185 (020)38803666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亚太经济时报社版权所有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