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服务 |旧版入口 |
亚太经济网
品质生活 正文

望子成龙和囚徒困境——双重挤压下的“影子教育”

作者:文|李?r   

  

  专家建议,除了规范市场监管之外,需要改变的是整个社会对人才的评判标准,需要人们逐渐淡化分数成绩,倡导新时期新的人才观尤为重要。

文|李?r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现代化战略研究所
  暑期还没有过完,一条关于孩子过暑假花费的新闻已经吸引了国内很多家长的眼球。报道中一个小学五年级的孩子暑假一个月就花了3.5万元,这给高收入的父母也带来不小压力。而这些花费主要开支都是与学习相关的。事实上,哪里有升学门槛,哪里就有升学的竞争压力和焦虑,哪里就有火爆的补习培训班,这种为提高学生学业成绩而进行的正规学校教育外的补充性教育活动,俗称“影子教育”。由于学界对其评价有正面亦有负面,不同国家对影子教育的态度也有差异,“影子教育”即使禁止,也是禁而不绝。在中国,影子教育以应试为导向的牟利本性决定了其存在市场失灵的问题。为此专家建议,除了规范市场监管之外,需要改变的是整个社会对人才的评判标准,需要人们逐渐淡化分数成绩,倡导新时期新的人才观尤为重要。
“望子成龙”+“囚徒困境”促父母选“影子教育”
  中国的影子教育,主要分为学业类和艺术特长类。前者以数学、外语和语文等三大主科和物理、化学、生物等理工类科目为主;后者以美术、音乐、舞蹈等科目为主。
  案例一,希希是初二学生,下学期升初三,这个暑假注定不得安宁。先是被妈妈带去报了一家补习班。原本只是报单科数学的,被 “导购老师”的“买二送一”的宣传所煽动,就多报了一门英语,立刻获赠一门语文补习课。谁说语文不重要啊,作文容易吗?于是,这个假期20天无间断作业开始了:早上英语补习2个课时,下午数学2课时,晚上语文2课时。从补习班到家坐公交有5个站,为省时间干脆就近叫外卖解决一天2餐,赢得时间打个盹,醒来爬起继续完成补习班布置的习题。一天早出晚归,比平时上学还紧张。对希希家长来说,以升学为目的的补习都是为了远大前程,孩子终归要考试的,而“课程销售”抓住父母此类心理所做的推销,正好符合他们心理,“别和我说素质教育,多少学子还靠着应试教育改变命运呢?”
  无独有偶,全职妈妈小文平时十分节俭,为了孩子一狠心一咬牙,花了5万元给儿子报了某知名大学的高考冲刺培训,包食宿一个月。目的很简单,“我也不用每天做饭了,高三前的最后一个假期了,让专业人士去管教,免得在家打游戏,我的话他也不听了。我和他爸都辅导不了他了”。小文付费刷卡时真豪迈,为升高三的儿子作最后一搏,因为“孩子高考多1分,就能甩出几千人”。
  也有很多不以升学为目的的素质培训的典型案例,一些定位高端的礼仪艺术学校针对3-15岁的小孩作礼仪教育,有舞蹈、声乐、口才、跆拳道、骑术、击剑、国学课程,门类俱全。舞蹈课一年15000元,72节课(45分钟/节)。单科培训一年费用在1-2万,选修3门,则一年课外教育投入轻松抵达5万。还要耗费时间接送,拼命赶场学习各类才艺技能,那些每个周末牺牲的游戏时间与家人共聚的时光,全部拿来堆积未来的竞争力,只求脱颖而出。

教育培训市场规模达万亿
  早在十年前,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做的“中国城镇居民教育就业情况调查”显示:73.8%的小学生、65.6%的初中生和53.5%的高中生都曾参加过补习教育。如今,教育培训市场的规模达到万亿(据北京民教信息科学研究院研究室发布的《2014中国教育市场发展报告》),更多的智库给出更高数据甚至预测2022年市场规模是现在的四倍以上。


  教育部上月发布的《2016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民办培训机构1.95万所,846.80万人次接受了培训,近几年数量呈现下滑趋势。但从市场上可以看到,影子教育市场迎来了投资并购的高峰期,一跃成为创业投资的热门话题。2017年以来,IDG、软银赛富等国际知名风险投资公司争相注资国内教育培训机构,多家国内教育品牌在海外挂牌上市。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巨头亦争相投资在线教育,形成了产值惊人规模庞大的市场份额。而国内两家教育巨头(新东方、好未来)的市值双双超过120亿美元,最新公布的2017年最新财报显示,同比增长都超过21.7%。影子教育从未像现在这样风光无限。
  影子教育的兴旺,主要在于应试教育下的补差需求,精英人士的培优动机,以及升学竞争下的临战冲刺。作为一种普遍的教育现象, 影子教育有其逻辑上的合理性, 应试教育模式下,学业成绩的个体差异令学生及其家长无法坐而等闲之。正规学校教育由于其自身局限性,无法最大限度满足每一个学生多样化的需求。于是,家长学生和补习教师就构成了一个稳定的供需系统。
  目前,不同国家对影子教育的态度是有差异的,分支持、不鼓励不禁止、禁止三类。新加坡看重影子教育对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对补习培训机构通过税收减免等措施进行扶持。韩国政府则在20世纪70年代禁止补习教育等一切影子教育,但影子教育仍屡禁不绝。80年代韩国政府开始修正禁止政策,从21世纪开始又将影子教育合法化。
应改变人才评判标准淡化分数成绩
  由供给者、需求者共同构成稳固的补习教育体系,绝非简单机械的行政禁令从外部就能打破。要解决问题,专家认为影子教育是建立在对科层的、低效率的公办教育的基础上的,现阶段影子教育多集中于应试教育,通过延长学习时间增加学习强度来获取高分成绩、是偏离了教育的初衷,必须从根本上改革现行升学制度,减轻升学压力,令影子教育回归教育的本质属性,以学生全面发展、个性发展为出发点,打造多样化的素质教育,方能真正弥补学校教育的不足。
  在加强规范影子教育市场的监督管理之外,消除影子教育与公办教育两者间的对垒,令社会秩序朝“自然均衡”的方向发展。如果任由家长在有缺陷的市场中选择,则家长之间会形成“囚徒困境”的状况。如何消解这一无收益的教育投资代价所增加的风险,政府、第三方组织可以协助家长们逐渐达成合作博弈,在合作基础上实现新的纳什均衡,消除不断增长的额外无效教育投资。比如如果家长仅仅为了获得相对竞争优势而进行影子教育的额外投资,那么需要改变的是整个社会对人才的评判标准,需要人们逐渐淡化分数成绩,倡导新时期新的人才观尤为重要。另外,也应该借助高新技术,拓展互联网+影子教育,创新影子教育的内容模式,减轻影子教育带给家庭的沉重经济负担。将优质教育资源、博物馆、科学馆、图书馆等公众文化资源跨时空地域上传至互联网。开发各种具有知识性、趣味性的微课堂开展线上线下学习,利用互联网的便捷性节省昂贵的影子教育投入。
“影子教育”是利还是弊?
  “影子教育”的优点构成了销售补习教育的商品条件。“影子教育”比较注意因材施教,比之正规教育灵活多变。时间地点可与消费者商量“见缝插针”,内容则根据学生实际水平“因生制宜”(王有升,1997)。对于影子教育的正面评价是,它可以帮助那些学习成绩较差的学生提高成绩,促进学业的进步。学界有观点认为: 教育补习和学校及学校教育存在理想的共生状态,共同完成教学任务,是学校课堂教育的一种补充。但也有研究者从影子教育补习的科目、时间、强度等方面,认为影子教育已成为导致中国城镇中小学生学习负担重的一个重要原因。
  增加学业负担。时空资源被占尽,亲子关系淡化,粗暴地剥夺了学生发展的时空资源,过多的补习时间弱化了家庭情感, 淡化了亲子联系。败坏学生学习兴趣,甚至滋生逆反和厌学情绪,窒息了学生心理健康发展的基础。
  后进生个体心理受损。可以想象,一个学习成绩较差的孩子作为后进生被好强焦虑的父母驱赶进补习班进的心情,通过课外辅导才能提升成绩的孩子不太容易获得自我认同感、建立自信心。如果通过补习成绩依然不能提升,虚不受补,会加剧自我认同感的贬低,伴随学业受挫的还有自责内疚等负面情绪。一个长期沉浸在补习班里的孩子,容易产生依赖心理, 思维惰性,自主学习意识下降,令孩子失去构建和发现内在自我的可能,失去自我探索求知的行动力、能动性。
  对社会分层的影响。教育补习从私人教育成本分担层面强化了教育投资的人群阶层差异和城乡差异。教育补习行为造成了不同社会经济地位家庭的子女在获得教育的质量和类型上出现新的不公平,在我国尚未实现教育均衡发展的现阶段,影子教育的快速发展势必会加大教育的不均衡,使社会阶层差异加大。补习教育可能会导致教育的不公平。经济条件较差的家长往往不能为自己的子女购买补习教育, 导致义务教育阶段产生新的教育不公。
  增加家庭经济负担。教育补习支出家庭负担率即教育补习支出占家庭年收入比重。家庭收入水平越低教育补习负担率越大。低收入家庭在购买教育补习服务时面临较沉重的经济压力。韩国家庭在影子教育上支出占家庭收入的10%;在越南,该比例教育补习支出家庭负担率是20%;在埃及,影子教育支出占国家GDP的1.6%。在中国,教育补习支出家庭负担率在3-5%之间(薛海平、丁小浩,2009)。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义务教育阶段教育支出调查”课题组2007 年初在全国18个省市进行的“义务教育阶段家庭教育支出调查”显示:补习教育支出占城镇家庭总支出的6%,而在农村家庭总支出中占8%,是家庭各类支出中不可忽视的组成部分(“义务教育阶段教育支出调查”课题组,2012)。
  阻碍学校教育的创新发展。影子教育保留着学校教学的僵化保守层面、弱化了学校教学的责任和义务、不利于学校管理, 当教师作为一种教育资源在校外被支配使用时可能会对其学校教育份内工作构成影响。有案例显示,部分教师会暗示学生去课外进行补习,对其学校教学内容进行“偷工减料”。影子教育与新课改、素质教育、减负精神相违背, 扰乱了学校教学的评价,一定程度上影响学校教育的健康发展。
 

关于亚太经济网|亚太经济时报简介|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出版:亚太经济时报社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0650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65 国外:D4221 邮政代号:45-65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路369号
邮政编码:510610 电子邮箱:ytbaowebmaster@21cn.com 电话:(020) 38862703 传真:(020)38802233
广告发行热线:(020)38803666 服务监督热线:(020)87658369 订报热线:11185 (020)38803666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亚太经济时报社版权所有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