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服务 |旧版入口 |
亚太经济网
品质生活 正文

重塑权力边界让家委会回归正常职能

作者:文|黄彦瑜 广东省社科院社会学所   

  

  近日,几张微信截图刷爆了朋友圈:“我毕业于美国XXX大学”、“我就职于XXX知名外企”、“我是XX大学博士”……上海一所小学的家长们在微信群中自荐加入班级的“家长委员会”,其简历之靓丽,让网友哗然。随后,家委会的话题在网络上迅速发酵,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


  2012年,《教育部关于建立中小学幼儿园家长委员会的指导意见》中指出,家委会建立的目标在于构建学校、家庭、社会密切配合的育人体系,参与学校管理、参与教育工作、沟通学校与家庭是家委会的三大职责。具有“法定资格”的家委会,使得有资源、有能力、有闲暇的家长,将“看不见的手”伸向学校,使得家长通过家委会,在关乎孩子成长的每一个细节上有所作为。之前,“学位房”使得成长在经济优渥家庭的孩子得以进入好学校、好班级;课外培优班、才艺培训,使得孩子们在自己的专属领域有了竞争优势。但好的环境、专长与竞争优势,也不能确保孩子能够在学校内部的选拔竞争中脱颖而出。因此,家长间的“斗法”与学生间的“比拼”,从学校“腾挪”到班级内部,从课外延伸到课内。毋庸置疑,从信息的捕获、机会的创造到实质性的“获利”,家委会成员的确处在“先人一步”的有利位置,这就是家长们不遗余力要占据家委会一席之地的原因所在。
  过去我们常说社会中“阶层固化”现象严重。阶层固化,是指社会阶层向上流动的通道不通畅,下层的人难以透过先天的聪颖和后天的努力与机遇向上流动;而父辈享有的资源、所处的阶层与社会关系,通过代际传递,使得下一辈得以继续留存在父辈所在的阶层之中。教育被认为是影响阶层流动的重要因素,而如今家委会的意义在于,将阶层固化可能的微观动力机制鲜活地展现出来,让群众们幡然醒悟。
  然而,没有必要将“家委会”妖魔化和标签化。家委会是社会微观治理细胞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家长服务于班级必不可少的微观治理组织。它从服务师生的志愿机构“异化”成协助阶层固化的“名利场”,取决于学校与班级领导的价值取向,也取决于家委会的治理文化与风气。组织机构的微观治理模式因治理文化、治理主体的多样性或者异质化(兴趣、资源、理念不同)、治理网络的复杂化而千差万别。家委会也会因地区、学校、班级、成员而异,因此不能一概而论。抱着私心用自己的影响力影响学校的方式方法还有很多种,许多家长也没有抱着孩子要被关照的私心进入家委会工作,他们为学校班级贡献了许多力量,自己的孩子也没有“被关照”。


  对家委会产生影响的根本原因在于社会风气。作为社会治理基层细胞的家委会当然没有被取缔的必要,但是为了不让孩子们过早受到社会“名利场”的影响,重新拟定家委会的权力边界,将原本属于孩子的竞争权利留给他们,是重塑家委会功能的重要议题。

关于亚太经济网|亚太经济时报简介|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出版:亚太经济时报社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0650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65 国外:D4221 邮政代号:45-65 地址:广州市天河北路369号
邮政编码:510610 电子邮箱:ytbaowebmaster@21cn.com 电话:(020) 38862703 传真:(020)38802233
广告发行热线:(020)38803666 服务监督热线:(020)87658369 订报热线:11185 (020)38803666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亚太经济时报社版权所有 Powered by